首页 > 言情 >

江沅萧誉小说

江沅萧誉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11 18:02

男女主是江沅萧誉小说叫什么名字,江沅萧誉的小说叫做《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小说精彩节选:江沅养了几天伤后,身子慢慢恢复。这天天气凉爽,她在寝殿里躺了几天觉得整个人都要发霉了,于是便让小太监带她到宫中的御花园走走。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更新时间:2019-09-11
小编评语:莫名穿越,还是一个女扮男装的驸马?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精选

江沅养了几天伤后,身子慢慢恢复。这天天气凉爽,她在寝殿里躺了几天觉得整个人都要发霉了,于是便让小太监带她到宫中的御花园走走。

御花园里繁花似锦,春意盎然。

江沅散了一会儿步后便有一个花匠来找他身旁的小太监帮忙去抬花盆。小太监离开后,她干脆找了个凉亭坐下。

香风扑鼻。江沅鼻间嗅到香气后,抬头一看,一个身穿粉色宫装的女子捧着托盘正向她走来。

女子在她面前站定后,启唇一笑,妩媚娇俏。

九驸马,奴婢春杏奉九公主的命令来为您送上桃酥。

江沅瞟了一眼托盘里放着的桃酥,点头让春杏放下。

春杏上前,放下托盘后,却是一把扯住江沅的手,声音娇滴滴,九驸马,您受伤身体还未痊愈,奴婢帮你揉揉肩吧。

说着话身子就往江沅怀中塞。

江沅只觉得好似有个肉球向她扑来,她一个激灵,双手一推,直接让春杏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春杏从地上爬起来时,眼里有不甘。她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了转,看到不远处有一列宫女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她咬咬牙,从自己的宽袖中抽出一把匕首。

你想做什么?江沅哆嗦的喊着,脚下步子往后退了退,我跟你可没有什么仇,你杀了我,你自己也逃不掉的。

春杏鄙夷的瞪了江沅一眼,蓦地高声大呼救命后,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里将手里的匕首往她自己的胸口一插。

江沅:哇靠!这是被人盯上了?

不远处那列宫女看到春杏倒地后,吓得尖叫的跑开了。

一个大活人在她面前一下子就没了!

想来宫里的侍卫很快就会赶来,把她围得水泄不通。

了解了自己的处境后,江沅脑子倒是异常清明起来。她迅速的盘算着要怎么为自己脱身。却在这时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阵窸窣的脚步声。

她回头一看,却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异常情况。

暂时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她飞快的上前一步,从自己的宽袖里掏出一样东西往死去的春荷身上一抹。

刚做完这一些,远处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江沅看过去,这就看到一群人急匆匆的向她所在的方向赶来。为首之人一身明黄金灿的龙袍,这让她一下子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盛灵帝墨永昌。

那个被宁王唾骂为老东西的皇帝。

盛灵帝身后跟着一些官员还有侍者。

等到皇帝来到跟前时,江沅心不甘情不愿的给他行了个礼。

盛灵帝深看了一眼江沅后,目光沉沉地落在已经死去的春杏身上。

九驸马,你来说。刚才这凉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宫女横死在你的面前。盛灵帝直接追问起江沅来。

他刚才和文武百官在御花园里赏花,听到宫人的惊叫声这才循声赶过来。刚才向其他侍者打听过了,说是看到九驸马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一个宫女。

江沅才刚要开口回答盛灵帝的话,他身后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宫女却是扑通一下给他跪下。

小宫女落泪委屈的说着,启禀皇上,奴婢夏迎,和死去的宫女春杏是同乡,一起伺候九公主。春杏曾经不止一次的告诉奴婢,九驸马每次见到她,都要调戏亲薄她,春杏被逼得极为苦恼,也多次向九公主禀报过这事,奈何九公主只一味敷衍春杏,春杏无奈向奴婢表示九驸马要是再继续对她动手动脚,她拼了命要到御前告状。今日春杏横死,一定是九驸马胁迫她不成,她扬言要去御前告状而惹恼了九驸马,九驸马起了杀心,直接杀了春杏皇上,春杏她死得好冤啊

江沅,调戏亲薄你个头啊!

她拿什么调戏亲薄啊!

夏迎说完又抹着泪向皇帝猛磕头,皇上,春杏今日必定是又受了九驸马的欺凌才冤死的。奴婢恳请皇上为春杏做主,还她一个公道。

盛灵帝没有说话,他背转过身,让人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江沅盯着他的身影微微愣神,说来也真奇怪了,她这身子的原主人是因为救了盛灵帝才被他带回京都城的。

而盛灵帝也有四十多岁了,从宫人口中听来,他也不是那种昏庸无能之君,相反在百姓中的名声还不错,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她的女儿身,还只是因为救命之恩就把女儿嫁给了她。

草率!

一切都草率得根本不像皇家嫁女!

启禀皇上!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蓦地响起,打断了江沅思绪。江沅循声望过去,看见的是一个年轻的官员从盛灵帝身后走出,恭敬地行礼后,说着,皇上,这宫女的话倒是让微臣想起一件事情。在九公主和驸马大婚之日,微臣收到一份密报,密报里写了九!驸!马!是!女!儿!身。

轰隆隆!

江沅只觉得耳畔边像是有一道雷炸过。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小说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由江畔明月照故人原创小说《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主角是江沅萧誉讲述:莫名穿越在一个女扮男装的驸马爷身上,江沅表示很懵,两个女人是怎么结婚的?一边要想着怎么拒绝公主殿下的圆房,一边还要与权势滔天的宁王斗智斗勇,她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