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花开雾夏你未归小说阅读

花开雾夏你未归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10-15 19:15

《花开雾夏你未归》全文讲述夏寻漫叶肖然之间的故事,为您带来花开雾夏你未归阅读,花开雾夏你未归小说精彩节选:宁诗欢挽着叶肖然的手,声音带笑的朝着夏寻漫走来:“姐姐,好巧啊,今晚月色很美,我跟皇上原本准备去御花园赏月来着,不想遇到姐姐了。

花开雾夏你未归
花开雾夏你未归
更新时间:2019-10-15
小编评语:信任的价值等于背叛,真心的付出回报伤害。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花开雾夏你未归》精选

夏寻漫:“恩,碰了。”

江诚惊愣的看着夏寻漫:“夏寻漫,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夏寻漫没有理江诚,她知道,错过了这一次,她今后怕是很难再会看到叶肖然了。

于是,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夏寻漫近乎哀求的说:“叶肖然,我父亲他没有谋反。”

“你好大的胆子!”叶肖然怒不可遏:“居然敢直呼朕的名字!”

夏寻漫改口:“皇上,请您放过我的父亲,他是无辜的,想怎么样冲我来就好。”

“呵,冲你来?”叶肖然不屑一顾:“夏寻漫,你以为你有几颗脑袋啊?冲你来,你的脑袋不过只能解决你对欢儿所做的,你害她没了孩子,打她,污蔑她,毁她解药,置她于死地,这些罪名叠加在一起,刚好抵的上你的一颗脑袋,而你的父亲,就更不用说了,朕是何等的器重他,他是怎么回报朕的?居然敢逆反!”

夏寻漫知道这会自己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可该说的话,她仍旧要说:“我没有,我父亲也没有,一切不过都只是宁诗欢的计谋而已,是你误解了我们。”

呵,她伤害宁诗欢的孩子?她什么时候伤害过了?宁诗欢又是什么时候怀孕的?

讲真,她夏寻漫或许真的斗不过宁诗欢,她真的是太可怕了。

两年前,叶肖然在他面前的性格忽然大变,无论她跟宁诗欢之间有什么样的冲突,她究竟是对还是错,叶肖然全都站在宁诗欢那边,处处护着宁诗欢,为了宁诗欢各种打她。

每次也都不愿意听她的解释,只相信自己所判断的,从宁诗欢那里所听到的。

时间一久,叶肖然对她越是厌恶,没说一句话她都能感觉的到叶肖然的不耐烦。

上一年,叶肖然更是误会她与宋闻澜有染,逼宋闻澜自刎,以证清白,而她则是被关进天牢,严刑拷打了一个月,强行逼迫她认下罪名。

叶肖然不再与宁诗欢多言:“来人,把江诚脱下去,明日午时斩首,夏寻漫打入冷宫。”

江诚吓的不断在地上磕头:“皇上!请相信微臣,微臣真的什么都没对夏寻漫做啊!请相信微臣啊!皇上——!!”

侍卫们没等江诚说完,就把江诚给拖了出去。

殿外,传来江诚撕心裂肺的声音:“换上饶命啊!宁妃娘娘救我啊!”

另外两名侍卫走到夏寻漫的身边,将她从地上脱了起来。

入眼的第一个画面就是,叶肖然拿着解药,满是温柔的将要喂入了宁诗欢的嘴里。

叶肖然:“欢儿觉得怎么样?”

宁诗欢虚弱的笑了下,撒娇的说:“皇上,哪有这么快啊,臣妾这才刚喝下去。”

夏寻漫心底一阵恶寒。

......

夏寻漫是被人一路拖到冷宫的,身上的伤无时不刻都在被拉伸着,痛的她一直都在冒冷汗。

冷宫门口,侍卫一脚踢开大门,拖着夏寻漫,扔进了其中的一间房间后,关门离开。

夏寻漫无数次在冷宫门口经过,但也还是第一次进来。

她对里边没兴趣,因为这里边的怨气想也是非常大的,住着历代不受宠的妃子,多少红颜在这里丧命,或是老死,而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也会住进来。

冷宫这地方,白天还好,晚上就跟个鬼屋式的。

倒在地上,夏寻漫饥饿不堪,加上身上的伤,意识都快要模糊了。

晚上,宫女送来了饭菜,虽说清淡到连肉丝都没有,但对于饿了这么久的夏寻漫来说,有的吃就已经足够了。

吃饱之后,夏寻漫也终于是有力气了,拖着满身的伤痕,在破旧的木椅上坐下,看了眼一旁桌上已经满是灰尘的杯子,有那么一瞬间,夏寻漫很想将杯子摔碎,用锋利的碎片,割腕自杀。

可就当夏寻漫真想这么做的时候,突然想起宁诗欢那令人作呕的面孔。

不行。

不可以。

她就这么死了的话,且不是便宜了宁诗欢?就算是要死,也得等她揭露了宁诗欢的真面目才行。

而且,宁诗欢她那么恨父亲,父亲又被她污蔑有谋反之心,不知道会被叶肖然如何处置。

打消了死亡的念头后,夏寻漫首要想的就是,好好的在冷宫中活下去,而在这之前,她必须得先把身上的伤再处理一下。

艰难的站起身子,夏寻漫溜出冷宫,准备去御药房拿些药。

她身上的这些伤,要是不定时处理,一旦感染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夏寻漫转弯的瞬间,正巧就遇见了迎面而来的叶肖然与宁诗欢。

夏寻漫想跑,可她身上的伤太重了,寸步都难行,又怎么可能跑的了?

宁诗欢挽着叶肖然的手,声音带笑的朝着夏寻漫走来:“姐姐,好巧啊,今晚月色很美,我跟皇上原本准备去御花园赏月来着,不想遇到姐姐了。”

花开雾夏你未归小说
花开雾夏你未归
夏寻漫叶肖然小说叫做《花开雾夏你未归》,由作者麦一一原创短篇虐恋小说,讲述了:夏寻漫一直以为,他会对她一如既往地好,可是最后,亲手送她上路的是他,辱骂她,折磨她的也是他,她终于彻底不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