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温若云安裕小说

温若云安裕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19 15:17

《漫漫婚情》是一本已完结的短篇小说,作者是自挂东南枝,主角是温若云安裕,该书讲述了:她被男友背叛,伤心之下居然和上司有了露水情缘,他提出条件,签订假婚契约,可她却渐渐当真。

温若云安裕小说
温若云安裕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19
小编评语:假婚契约。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温若云安裕小说》精选

对于温轻月的这种眼神牧轩并不陌生,在他的生活里遇到的太多了,温轻月的这种行为被称之为——花痴。

似乎是作为回应,牧轩的视线也从温轻月的脸上逐渐往下落在她洁白如玉的脖子和半露的酥胸上。

他从没想过这个平日里看起来训练有素,打人都不眨眼的“男人婆”保镖,脱下了保镖制服之后,竟然多了几分纯善气质,哼……小兔子。

感受到他的视线过于炙热,温轻月赶紧双手护胸,忍不住恼羞成怒,咬牙切齿瞪着他。

她越是这样,牧轩越是玩味渐起:“你身上有什地方我没看过?”

“看……看过又怎么样,你又得不到。”

温轻月的话莫名触怒了牧轩,他抿嘴,冷声:“你还想赖在我床上赖到什么时候?”

“我……”牧轩变脸太快,温轻月被吓得一下子就从床上弹起来,局促不安站着不知怎么办。

牧轩指指沙发,对于温轻月的反应还算满意:“记住,这是我的房间,你睡沙发吧。”

“不是吧老板,你家这么大,不缺一个客房吧?”

“你觉得爷爷看到我们两个分房睡,会不怀疑吗?”牧轩走过去,直接上床。

温轻月跪在床上,可怜兮兮地看着牧轩,心里委屈死了,除去失恋那件事之外,她分明小日子过得挺好的,为什么要来受罪啊?

奈何牧轩根本不理会她,温轻月只好垂头丧气地往沙发的方向挪。

也不知是过于紧张还是认床,温轻月翻来翻去直到下半夜才困得睡了过去的。

温轻月有起夜的习惯,虽然是陌生的地方,但是迷迷糊糊中摸到厕所的位置似乎是天生的能力,她摇晃着身子回来,直接再次躺下。

“小熊……”温轻月迷糊地伸手在床上找她的小熊,终于找到了……抱紧。

今天的抱枕小熊似乎变硬了?

早晨的阳光从窗台上散入,铺射在交颈而眠的两人身上。

生物钟准时将温轻月叫醒,她习惯性先睁开一支眼,撞进眼瞳的是一片光洁的肌肤,顿时有些错愕,以为自己还在梦境中,紧接着入目的是弧度漂亮的下巴和牧轩俊美的脸。

温轻月顿时清醒了,努力眨着眼睛想要分辨这是事实还是梦境。

她的手还撑在男人的胸膛上,光裸的一条腿跨在对方的腰间,而最重要的是她身上的睡裙滑落,露出了半个白皙丰满的胸脯,这姿势太暧昧了,这场景太诡异了。

等等,牧轩肩膀上亮晶晶的是什么鬼!

温轻月小心翼翼地伸手,想要擦掉那被自己留在对方身上的口水,顺便把她蛮横霸道的腿从牧轩的身上移开。

可她一动,对方就醒了,睁着眼睛看她。

“你想干什么?”早晨男人的嗓子似乎有些沙哑,但依旧改变不了他清冷的语气。

“没干嘛啊。”温轻月脸不红心不跳故作镇定的说。

牧轩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一边,才说:“谁允许你上我的床了?”

“我……”温轻月支吾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牧轩看着她那一脸“我也很绝望,但我能怎么办”的无奈又委屈的神情,顿时觉得心情竟是莫名的愉悦。

他唇角勾勾,手一抬,手指直接捏在温轻月的下巴上。

“怎么?是要勾引我?你胆子还不小啊?”

明明是调侃的话语,但在温轻月听来就是满满的嘲讽,于是她跪坐了起来,理直气壮反驳:“我没有!你少自恋,谁会喜欢你这种无能的男人啊。”

牧轩眉峰一蹙,幽深的眸子凝聚一团凌冽的光,看得温轻月不寒而栗。

“无能?”

牧轩一手扣在温轻月纤细的脖子上,将人往下拉,鬼魅的笑容浮起,似乎眼前人要是敢忤逆半点,就直接捏断脖子。

温轻月被迫弯下腰来,跟牧轩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不知是惧怕还是紧张的情绪让她胸口砰砰直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浑身开始冷热交替。

“牧轩!你别想逼良为娼,我是不会屈服的。”

“跟自己法定妻子做床上运动,也算逼良为娼?”

温轻月没想到牧轩会说这么流氓的话,吓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惊得说不出话来。

牧轩似乎很满意温轻月的反应,他一个翻身将温轻月直接压在身下,几乎全身都紧紧贴在对方炙热的身躯上。

“想?”

“不!”

“那我就偏要。”牧轩的唇慢慢下移,但眼睛却紧紧盯着温轻月的眸子,等从她眼里却是看到了惊慌和害怕之后,才松开身下人,直接坐直身体,居高临下看着那惊魂未定的小女人。

温若云安裕小说小说
温若云安裕小说
《漫漫婚情》是一本已完结的短篇小说,作者是自挂东南枝,主角是温若云安裕,该书讲述了:她被男友背叛,伤心之下居然和上司有了露水情缘,他提出条件,签订假婚契约,可她却渐渐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