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洄水萦心单柔颜柯

洄水萦心单柔颜柯

发表时间:2019-08-13 20:44

《洄水萦心》单柔颜柯剧情严谨,有看点。洄水萦心单柔颜柯小说精彩节选:琦晋王府前的长乐街,一辆马车慢悠悠地驶来,直至大门前,府中有奴仆出来接应,身着红色朝服的颜柯从马车上下来.

洄水萦心
洄水萦心
更新时间:2019-08-13
小编评语:执此一念,烟云半生。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洄水萦心》精选

琦晋王府前的长乐街,一辆马车慢悠悠地驶来,直至大门前,府中有奴仆出来接应,身着红色朝服的颜柯从马车上下来,进了大门,向蘅韵堂走去,马夫则牵马入了马厩旁的长廊,给马喂草。

入了蘅韵堂,有两名丫鬟上前替颜柯取下头冠,除去朝服,换上一件由淡金细丝织成的暗纹镶边公子袍。更了衣,颜柯出了蘅韵堂,向左边的游廊走去,入了西侧门便是后花园,颜柯的书房便在花园的西北角。

修建王府的时候,设计工匠原是要将书房建在蘅韵堂北对廊斜亭旁的,但当时颜柯看了图纸,便执意要建在花园里,说是:花园深幽灵秀,能掩书房案牍劳魇之气。

工匠不解,王公贵族建府建园见得多了,还没听说过什么书房有案牍劳魇之气的。就是请了德高望重的风水先生来,也没有这么个说法啊!监筑官觉着不妥,便在上朝时将此事上奏了出来,便有好几个须发皆白的元老议论纷纷。

旁人不知颜柯是怎么想的,颜剡却是很清楚。书房有什么案牍劳魇之气,这魇都在那宫墙内外四散着。书房建在花园,枝叶掩映,能藏身,亦能防魇。颜柯所行之事,为了王府,亦为了皇宫。于是颜剡便下了诏书,未过多久便无人再议论此事了。

颜柯进入书房的时候,吕亮已在里头等着了。

王爷。吕亮上前行礼。

嗯。颜柯入了正座,端起桌上一杯刚泡好的茶,道:坐吧。

是。吕亮在侧位坐下,道:属下自下朝后便入了内宫,没有关于欧阳家的消息,倒是听卫公公说起这几日城郊的北西两镇旱灾的事。

嗯,那皇兄有什么打算?颜柯用茶盖将水面上的茶叶拨开了些。

皇上的意思是,微服私访。

微服私访?颜柯挑眉。

是,一来是安抚百姓,寻访灾情,二来也想在地方上给欧阳氏修枝剪叶。

颜柯端着茶,茶盖上的水汽凝成了水珠,轻轻坠入杯中,闻着茶叶的清香喝了口茶道:这倒是个好法子,何人随行?

听卫公公说,皇上会带着卫公公,朝中应该也会再选几人。

选什么,除了我,也就是子玚和燚炅了,我们几人也许久未聚了。颜柯轻笑一声,放下茶杯,拿起了书桌上的文书。

都去?属下觉得朝中也该留人才是。

颜柯抬头微微思虑了一下,点头道:那我晚上进宫与皇兄商议商议,看皇兄留谁便留谁吧。又低头看了会儿文书,看完后,又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道:这云雾不错,若是去一并带上了,今日天气不错,我们去洄水河畔走走吧。

吕亮应声,愣了愣,觉得这话有些熟悉,突然想起前几日,有人也是这么跟他说上街走走的,后来还是去了梦翠楼,便下意识道:王爷,当真是去走走的?

那你觉得,我是去干什么的?颜柯又是一脸人畜无害得笑容。

吕亮心惊,连忙道:属下不敢。

颜柯笑着起身往书房门走去:走吧。

吕亮跟在后面问:王爷不换衣服了?

不换了,我这身衣服也不是很像个王爷。爽朗的声音从前头传来,含着说话者的好心情。

吕亮有些无奈地跟在后头,宫中工坊用葑川进贡的金丝制得袍子,穿在身上到底哪儿不像个王爷了?

四月天,和煦的春风拂过水面,垂柳的枝条在洄水河面上方轻轻摆动,河两岸桃花开得正旺,沿岸望去,一片桃红,没有尽头。草盛树茂之处时不时传来阵阵几声鸟叫,春日明媚,阳光洒在河面上,粼粼波光更衬得洄水风景怡人。

颜柯沿着河岸徐步走着,淡金色的衣角随风轻轻浮动,身后跟着吕亮。

可惜如今是春日,不然在此地钓鱼,能赏一下午的河岸美景。颜柯望着十里桃花,有些惋惜道。

洄水河岸秋景亦是秀丽,公子待到那时再来,河中的鱼也都长成了。

颜柯朗声笑了起来:好,那便说好,今年立秋之后,约上子玚等人,来此地钓鱼,到时记得提醒我带几壶好酒啊。

心情好了,步子也大了,没一会儿就步入了前面的一片小树林。树林幽静,偶有几声鸟鸣传来,颜柯和吕亮也无意中放轻了步子。

四颗!有声音从林子里传来。

小心些,仔细碰掉了。

放心,稳得很。这是什么鸟?

这哪知道。

颜柯侧耳听了听,沿着声音的方向往树林深处走了去。

一棵极高的榆树上,趴着两个白色的身影。

颜柯愣了愣,认出了那身影,正是前些日子在西街遇上的白衣少年,便问了声:你们在做什么?

树上的人被这声音一惊,身子晃了晃,撞到了树枝,惊呼一声,有东西从树上掉落,其中一人伸手去接却未接住,便索性直接跃下了树。

颜柯站在一旁看着,勾着唇正想着这人率性,以他的轻功,不知能不能接住,却听见那半空中的人吼了三个字:救-命-啊-

颜柯嘴角抽了抽,身子反应倒是快,运着轻功冲了上去。几步一跃,踩了脚树干借力,下来的时候,便是左手托着个鸟窝,右手提着个人。树上的人见同伴被人救了,便缓了口气,也踩着粗枝,几番借力下来了。

公子。

公子。

吕亮与树上下来的人同时唤了声。

颜柯没应,托着鸟窝,眼角含笑地瞧着手里提着的人。被提的人吓到了,脸色有些白,见自己安然落地了,舒了口气,应了声。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那人退开一步,向颜柯作揖道谢,抬头望时,也认出了颜柯:诶?你不是?

正是。颜柯笑着点头,托着鸟窝的手伸到了面前。

多谢。白衣少年接过鸟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毕竟也不小了,还爬到树上看鸟蛋,还掉了下来,说出来是挺丢人的。捧着鸟窝想了想,开口道:在下单清,承蒙公子两番相助之恩,我家在京中开了个酒楼,公子若不嫌弃,在下愿请公子吃上一顿。

哦?哪家酒楼?

衎宁东街焕香楼。

颜柯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那日捡到的发簪,仔细端详了单清几眼,眼里多了几分深意,笑道:今日便不去了,你我有缘,他日必会再见,届时再造访贵楼不迟。

啊?

告辞。颜柯转身,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回过头说了句:下次看鸟蛋,可得小心些。

单清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回过神的时候,眼前早已没了颜柯和吕亮的踪影。旁边的少年走上前道:公子,方才那位公子说的话什么意思啊?

单清摇了摇头,眼中亦是困惑:我也不知道。今日出来无趣得很,发簪未找到,还险些摔伤了。子悦,你把这鸟窝送回树上,咱们回去吧。

咱们不去那儿了?子悦接过鸟窝问道。

不去了,也远,咱们出城都没告诉大哥,我想还是算了,改日再与大哥一起去吧。

子悦应了,将鸟窝送回了树上,二人便离开了。

颜柯和吕亮沿着洄水河岸往回走着,吕亮问:公子,你怎么知道他日会再遇见那位单公子?

那日捡到了他的物件,放在府中,既知道了他家住处,改日还他自然会遇见。

不是偶遇啊。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会偶遇谁?对了,上次让你跟的那两人,有什么发现?

没有,那两人好像当真只是市井小贼。

嗯,回府吧,准备准备,晚上进宫。

是。

是夜,尚卿宫,闻墨殿。

烛影摇曳,颜剡在书案前提笔写着名册。卫离站在一旁,有小太监在门外禀道:皇上,晋王爷来了。

进。

颜柯入内行礼,喊了声皇兄。

小柯,你来看看,我安排的人。颜剡在颜柯、萧玦、辛慕三人面前,从不自称朕,只称我。

颜柯接过颜剡递来的名册,细细地看了一遍,道:朝中留南宫义?

嗯。

可信么?

南宫义的势力虽没有欧阳彦锋大,但为人也算机灵,联络的事也就不用我们操心,而且南宫明成手里有一部分兵权。我不带简筇,走的时候,会把一半禁军的兵权交给他,这样和南宫明成手里的兵权加起来,也就无需顾虑欧阳氏的兵权。南宫义虽然非我们亲党,但如今的局势,他只有选择帮我们,加上后宫有皇后,为了他女儿,他也不会背叛我们。况且,欧阳彦锋倚仗母后,但这六宫之主的位子和凤印到底还是在南宫慧的手里的。

听了颜剡的解释,颜柯点头,思虑了一会儿,又皱眉问道:我们走得太彻底,朝中除了欧阳氏,南宫氏可以算是一家独大,会不会,埋下隐患?

这个我想过,我会把御林军安排在京郊,宋将军负责。燚炅走之前也会嘱咐乂影阁,萧兮全权代理。再者,我们走得彻底,也能打消欧阳彦锋的戒心。

动用乂影阁?不至于吧?

我知道,欧阳氏还没摸透,只是以防万一,嘱咐一声,毕竟是暗阁,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的。

颜柯想了想之前在梦翠楼得到的消息,认可了颜剡的说法,在侧座坐下了。卫离端上了一杯茶,颜柯拿起茶杯喝了口,继续看名册。看到后面,见京中住所的地方写着焕香楼,愣了愣,问道:焕香楼是我们的地方?

颜剡又在写什么,没有抬头,只道:不是,只是东街的一家小酒楼,底子干净。去我们的地方容易引欧阳彦锋怀疑,这次旱灾也挺严重的,首次微服,便当真去访访吧。

会不会太简陋了些?

不会,既是微服,住惯了皇宫大院,也该尝尝民间疾苦。

听了这话,颜柯想起白日里与单清说的话,浅笑着嘀咕了一声:倒还真是有缘呢。

什么?颜剡没听清,抬头问道。

颜柯放下名册,没什么,既然皇兄都已安排好,那我就回府了。子玚和燚炅那儿,我去说一声。

嗯,微服的时间不会短,你好好准备。

是。

洄水萦心小说
洄水萦心
由青旻道人原创小说《洄水萦心》,主角是单柔颜柯讲述:初见时,他帮她从小偷手中,夺回了钱袋,再次相见时,他救了从树上掉下来的她,只是两次相遇,她皆是一袭白衣男子装扮,本以为只是萍水相逢,却不曾想命运的交错,让她与他两个身份悬殊的人,交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