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洄水萦心by青旻道人

洄水萦心by青旻道人

发表时间:2019-08-13 20:45

青旻道人原创小说《洄水萦心》讲述了单柔颜柯之间的故事,洄水萦心青旻道人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青旻道人小说精彩节选:单柔笑着道:是我,我说我们有缘吧,又见面了,单公子。

洄水萦心
洄水萦心
更新时间:2019-08-13
小编评语:执此一念,烟云半生。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洄水萦心》精选

颜柯在进门的那一瞬间,就听见有人喊了声:是你?语气是意料中的惊讶,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颜柯转头对单柔笑着道:是我,我说我们有缘吧,又见面了,单公子。

单柔走到颜柯面前,想起那日颜柯说的话,问道:你早就知道会来我们酒楼,所以那日才那么说的?

公子与舍弟认识?一旁的单良见状问道。

颜柯笑着回答:有过两面之缘。

大哥,那日在塑尘巷出手相助的,就是这位公子。

多谢公子了。单良看了单柔一眼,带笑向颜柯道谢。

颜柯点头,从袖中取出发簪,递到单柔面前道:那日在塑尘巷捡到了这个,我想应该是你的。

翠玉簪!单柔连忙接过,声音里透露着欣喜。

颜柯接着道:后来在洄水河畔知道了你家住处,想着日后来这酒楼还你时总会再见面,住这儿也是个巧合,我回去后才知道的。

原来如此,多谢公子了。单柔作了一揖,犹豫了下,还是问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公子既是于我有恩,他日相报,总不能不知恩人名姓。

颜柯笑道:在下杨克,不过,只是将发簪还给失主罢了,哪里论得上恩人。

公子有所不知,此发簪是亡母遗物,舍弟弄丢了,倘若真找不回来,心中难安,多亏公子捡了送了回来。单良见着发簪,也是面露喜色,向颜柯解释道。

说话间,卫离和吕亮在后院安置好了马车,带着行李来到了大堂。单良让子悦带着他们上楼安顿行李,其余人一一见过之后,便在大堂坐下,等单良和单柔端出酒菜吃午饭。

正如颜柯化名杨克,颜剡等人皆用的是化名,颜剡化名杨山,萧玦化名萧玉,辛慕化名辛剑。

单柔之前一直在和颜柯说话,便没怎么注意看其他人,后来匆匆见过便入了厨房,和单良端菜出来的时候,一抬头看见颜剡就愣住了。

绝世好容颜啊!这世上竟还有长成这样的男子!

单柔想到了以前在苏州听说书先生说的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觉得用来形容这人是再适合不过。

旁边的萧玦见单柔直勾勾地盯着颜剡看,就笑着调侃:我们大公子好相貌,竟是把男子也看住了,我们这些人一直与大公子一起,怕是连夫人都要娶不到了。

低头喝酒的颜剡听了,抬头看了单柔一眼。

单柔立刻低头,觉得脸颊有些发烫,转身回了厨房,单良再端菜出来的时候,她便躲在里面煮清茶。

春日和暖,让人免不了生困乏之意,平逸城的人们常常会在午后小憩,颜剡一行人在焕香楼吃完饭,上楼各自在房间安置好了,便聚到了颜剡房中。吕亮守在房门口,卫离提着茶壶上好了茶,四人便坐下议论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大公子,我们在此安顿几日再出发?

先让南宫义看看欧阳彦锋的动向,三日后传信给我们,我们就先等三天,等来了消息再做打算。顿了顿,颜剡接着道:这三日也无事,上街走走吧。虽说是京城,但往常都是去西街的,既是微服,就去百姓多的地方吧。今晚吕亮去送信,明日我们先在东街走走。

商议定了,又坐着喝了两杯茶,闲谈了几句,众人便各自回房做自己的事。

出房门的时候,萧玦笑着对颜柯说了句:二公子认识的那位单二公子,倒是有趣。

颜柯看了萧玦一眼,也笑道:是有趣。

言罢,两人便各自笑着回房了。

焕香楼后院,房内,单柔坐在窗边,撑着下巴,正望着窗外出神,背后有人咳了一声。单柔回神,转头一看是单良:大哥。

嗯,你和那个杨二公子单良在一旁坐下,看着单柔道。

就是先前说得有过两面之缘,他帮过我。

嗯,我知道,只是先前你我说的别忘了,这几人,还是,不要有过多接触。

单柔点头笑道:大哥放心,我自有分寸。

入夜,众人在焕香楼大堂吃完晚饭,各自回房。单良在账房点上蜡烛,开始整理账目。桌上烛火微动,单良手中的笔顿了顿,抬头望向窗外跃过的黑影。

是被自己猜中了么?那几人,各个武功高强啊。京城,可没有姓杨的世家贵胄。

御花园中,树影浮动,月色已洒满了宫道,四周一片寂静。湖心亭中,石桌旁的暗阁缓缓打开,一个黑色的人影走了出来。静待片刻,一名宫人匆匆从假山石洞中走来,交谈片刻,两人便各自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雍安宫中,烛影摇曳,一面琉璃盈月镜,一张牡丹倾国脸。纤纤玉手抚上楚楚容颜,丹唇微抿,罥烟眉微蹙,眸子里透出的,是与这容颜极不般配的郁色。

娘娘。有宫人进来,跪在了殿前。

南宫慧依旧看着镜子,问道:何事?

宫女从袖中拿出密信呈上:吕大人送来的信,说是给南宫大人的。

南宫慧深呼吸了一下,理了理凤袍,站起来拿了信:没说别的?

没有。

你下去吧。

是。宫女退下。

南宫慧捏着信,盯着看了好久,眼里墨色翻涌。

给南宫大人的信?呵!为什么不是国丈!为什么不给她写封信!为什么不过问她一句!

所有人都觉得她和颜剡般配极了,她也幸运极了。

可她只是一个信使,一根纽带,一颗棋子。

眼神暗了,南宫慧有些费力地喊了声:杏雨。

唤作杏雨的宫女上前,接了信。

南宫慧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沙哑:本宫思念母亲了,请夫人明日进宫吧。

是。

宫女退下,委屈和怨怼化作泪水夺眶而出。

掩了泪痕,她南宫慧依旧是颜剡的皇后,大轩最耀眼的女子。

次日,颜剡等人一大早便出了门,在东街各家商铺访查时,在一家成衣店内遇上了女扮男装的单柔和子悦。

单柔和子悦是因为没有多余的男装替换,日子久了怕穿帮,便来成衣店买两件。因为女子身形娇小,还得定制,刚和成衣店的老板说好,量了尺寸,付了钱,出门就遇到了这几人。这么一见,倒是有点尴尬。

颜柯扇着扇子率先开了口:这么巧啊,单二公子。

单柔干笑着应道:是啊,真巧,杨二公子。

两人这么一打招呼,气氛就更尴尬了。想到之前有人好像说要报恩来着,颜柯便勾唇笑了起来,扇子摇啊摇得,说:先前单二公子说我是恩人,今日正巧在这儿遇见了,不如就将这恩报了吧。

单柔听得愣了愣,不是说算不上恩人吗?

那,杨二公子的意思是,在这儿给您买身衣服?

衣服倒不必了,我们不常来这东街,就麻烦单二公子带着我们逛一逛,介绍介绍?

单柔听着这主意不错,不花钱,也还了人情,便点头答应了。颜剡等人也确实不熟悉这东街,有人带路自然是好的。于是,单柔和子悦就不知情地加入了这访查大队。

傍晚,一行人回到焕香楼的时候,单柔和子悦走在最前面,手里多了糖葫芦、豆沙包、桃花酥等物。单良等在焕香楼门口,见到这情景,心中就明白了几分。

坐在桌边等吃饭的时候,单柔和子悦把糖葫芦吃了,吃的时候,旁边一桌四个人似乎都在盯着这边看,有两个人还笑嘻嘻地。单柔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但也没多管,因为单良很快就把饭菜上齐了。

吃完饭后,单柔和子悦被叫到了账房。单良难得皱着眉问道:今天怎么回事?

单柔见单良有些严肃,就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说完后,单良有些无奈地问道:所以,你们去报恩还人情,结果人家给你们买了一堆吃的?

单柔和子悦眨了眨眼,好像,角色对换了?

单柔干笑道:那我们把吃的还回去?

行了,这次就算了,以后少接触。

夜色渐深,银钩挂上了南宫府院中最高的那棵槐树,南宫明成在书房得到消息后,快步往玉台走了来,玉台内,南宫义来回踱着步。

爹。房门打开,南宫明成快步走了进来。

成儿,可是有消息了?南宫义迎了上去。

爹,这些日子,无烈一直在欧阳府盯着,皇上走之前,欧阳彦锋一直都是有动作的,欧阳忠出去交接了好几回,但是这几日却安分得出奇,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南宫义捋着胡子慢慢坐到椅子上,问:那依你看,他这是收手安分,还是另谋他路?

南宫明成想了想,道:欧阳彦锋不是善罢甘休的人,不会轻易收手,定是见皇上出宫,又在想别的对策。

南宫义坐在椅子上,思虑了一会儿,捶着腿摇头道:不对不对,怎么会轻易变了,怎么会那么巧,皇上一走就变了,安排得顺理成章,无烈盯了那么久,不可能没有半分察觉,让欧阳忠出去,怕是障眼法。

障眼法,那岂不是

对,他避开我们耳目很久了,私底下一定在做什么!你去查,好好地查,三日后给皇上回信。

好。

欧阳彦锋在皇上微服消息出来前就在着手准备了,他一定是料到了什么,亦或是,决定了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最有可能的是什么呢?时机未到,就算皇帝不在宫中,他也不可能立马逼宫夺政。

南宫明成走后,南宫义思索了很久。最终,南宫义仰头望着房梁,轻声说了句:希望我不要选错了。

洄水萦心小说
洄水萦心
由青旻道人原创小说《洄水萦心》,主角是单柔颜柯讲述:初见时,他帮她从小偷手中,夺回了钱袋,再次相见时,他救了从树上掉下来的她,只是两次相遇,她皆是一袭白衣男子装扮,本以为只是萍水相逢,却不曾想命运的交错,让她与他两个身份悬殊的人,交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