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忘不了你给的幸福免费阅读完整章

忘不了你给的幸福免费阅读完整章

发表时间:2019-12-15 09:08

这里给大家带来苏离顾修年免费阅读完整章,看呗提供《忘不了你给的幸福》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我抱着头,大声尖叫着,用头狠力去撞副驾驶的玻璃窗户,有鲜血流下来,糊了一脸。

忘不了你给的幸福
忘不了你给的幸福
更新时间:2019-12-15
小编评语:她爱上了他。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忘不了你给的幸福》精选

“我怀孕了?”我拉着顾修年的手,坐了起来,“修年,阿御有小伙伴了吗?”

顾修年嘴角勾起冷笑,“你确定这孩子是我的?那次我都没留在里面。而你头天晚上和江浒!”

他愤而起身!

我已经把江浒的事情刻意抹去,我摇头,“我和江浒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顾修年的情绪比我好不到哪儿去,他双手叉着后腰在病房里走来走去,“做掉!”

“不行!这是你的孩子!”我捂着肚子,不想断了我和顾修年之间的联系。

他的订婚已经毁了,如果我和他有了孩子,我们之间就会有未来。

“我的?你他妈跟江浒一起的时候都不做措施?”

他再次把手机里的视频翻出来,扔到我的面前,我一遍遍的看,一遍遍的看。

越看脑子越混沌,我感觉自己已经疯了。

我拿着手机,满眼是泪的望着顾修年,“修年,我是被强的,我不是自愿的!”

“不是自愿的?那你为什么不拿着视频去告江浒!”

“我还有阿御啊!江浒那样的家世,一定会闹得沸沸扬扬,以后阿御怎么做人啊?”

“为自己的下贱找这么多借口?”顾修年咬定我是背叛,硬要我去流产,我害怕极了。

我神经错乱,记不得我和江浒的事情,我认定自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惧怕顾修年的威胁,我想他大概是担心我拿孩子要挟他,妄图得到钱以外的东西。

可我怎么敢要挟他?

我没有资格,更没有资本。

我抱着阿御的时候,知道我是一个母亲。

一旦从阿御身边离开,我就害怕得要命,我开始害怕黑夜,害怕四五十岁的女人,害怕医院,害怕医生。

好像有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要杀我,她命令保镖将我绑起来,有顶尖的医生给我催眠,一遍又一遍,让我忘记我的儿子,让我忘记顾修年。

我开始变得神经兮兮,我怕自己的神经病会伤害到阿御,我只敢在门外看着他,看着他熟睡。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有完全监护能力的母亲,我越来越不相信自己。

顾修年将我拖到医院,要给我流产,我害怕自己会得神经病,我想给阿御生个伴,这样子我疯了,阿御不会孤单。

此时的我,根本想不到阿御没有我该如何生存。

我从医院跑出来,遇到了江浒,他将我拉上了他的车,上了中控锁,我根本下不去,我很慌张的拉着安全带,惧怕他的靠近。

“听说你怀孕了,孩子一定是我的,Lily,你把孩子生下来,我一定会负责任,Lily,虽然我跟顾修年都把你当成了沈心,可我和他都知道,沈心不会回来了,以后我的心里没有沈心,只有你,你把孩子生下来!”

我不知道沈心是谁,她应该是我的噩梦。

以为我长得像沈心,她死了,所以顾修年和江浒把所有的感情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所以顾修年包养我,让我爱上了他。

所以江浒喜欢我,玷污了我。

我坚决否认,瞪大眼睛防备着他,“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爱的人是顾修年!”

江浒的脸色极度难看,“顾修年!顾修年!你和沈心都爱顾修年!他顾修年有什么好!他能给你们的!我不能给吗?”

他继续说道,“你不是沈心!可是我看到你就觉得喜欢,老天爷让顾修年夺走了我的沈心,就派你来拯救我,虽然有一些波折,但你一定会是我的!”

江浒说完,兜着我的头狠狠的吻下来,我用力的咬他,推开他,脑子的神经就像要断裂一般痛苦。

我心里,只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人的轮廓是分明的鲜明的,他是顾修年!

“砰!”

江浒的车被狠狠一撞,我终于逃脱了他的桎梏,车子的警报叫着,只见后面的车下来一个男人,正是顾修年。

他手中拿着一个千斤顶,走过来,就着江浒的车窗就开始砸!

他疯了似的。

我想要去开江浒的车内的中控打开车门,江浒却不肯,“他顾修年不但抢走了沈心,还想抢走你,这次,我偏不随他的愿,要不是他,沈心怎么会死!而且是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几个字一出口,我的脑仁炸开一般的疼痛。

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她揪着我的头发,却叫着沈心的名字,“沈心!我会让你不得好死!你这辈子都别想染指顾修年!我儿子的半根毫毛我都不会让你碰到!你只配做贱女人!”

我抱着头,大声尖叫着,用头狠力去撞副驾驶的玻璃窗户,有鲜血流下来,糊了一脸。

江浒拉我都拉不住,我控制不了自己,不停的撞,想要把脑子里那个坏女人撞开,我想要摆脱她!

忘不了你给的幸福
忘不了你给的幸福

苏离顾修年小说叫《忘不了你给的幸福》,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塑造饱满,这里为您提供忘不了你给的幸福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顾修年早就跟苏离说过,在他这里是不可能得到钱以外的东西的,可是在她的心里,她就已经将这个人看做是重要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