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顾皎皎段珩小说

顾皎皎段珩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19 13:57

正在火热连载的小说《纨绔王妃休要逃》,是作家水君创作的一部古言虐情小说,顾皎皎段珩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该书讲述了:她不知喜欢了他多久,终于能嫁给他,她满心欢喜,可他只心悦她的姐姐,对她百般侮辱,终于,她也不愿再奢望了。

顾皎皎段珩小说
顾皎皎段珩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19
小编评语:王妃,她死了。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顾皎皎段珩小说》精选

顾皎皎摇头,借着力起身,他拧了拧眉,直接将她抱起,顾皎皎吓着了,他却面无表情的将她抱上了宫侍抬来的软轿,宫女也递上了顾皎皎的大氅。

两人的软轿一前一后出了宫门,流风赶忙驾了马车迎过来。

见顾皎皎的面上脂粉难掩的憔悴,心中不由多了丝感激,同时暗暗庆幸,好在主子位高权重,王妃进出宫闱有软轿接送。

马车上烧了薰笼,香雾丝丝袅袅弥散开来,温度适宜。

顾皎皎解下大氅盖在身上,靠着车壁闭目养神。

段珩静静看了她半晌,轻咳一声:“今日……多谢。”

后头两个字声音太轻,顾皎皎没听清,抬眼朝段珩看去:“王爷方才说什么?妾身没听清。”

她嗓音轻轻软软,落入耳中好似有羽毛拂过心头。

段珩压下心头异样的感觉,身子往后一靠也闭上双眼:“没什么。”

顾皎皎无声轻笑了一下,想着顾盼盼受辱,他心里该不好受,便没再追问。

她垂眸暗思,今夜也算是开了个好头,至少他二人不再争锋相对了。

马车里再次安静下来,却不显尴尬。气氛一如丝丝缕缕的缠绕着两人的烟雾,静默温馨。

更令顾皎皎惊喜的是,两人下轿后,段珩叮嘱她早些歇息,别忘喝药,语气虽略显生冷,但她听得出这些关切是真心的。

她行至中途,忽而想起未曾与段珩商议入宫拜会太后的事宜,便调转方向朝书房走去。

“主子今日太冲动了,筹备尚未妥当,此时挑破,实非明智之举。”流风听探子说了殿上的情形,心里一阵阵后怕,一想到起因,就忍不住怨愤起来,“顾盼盼那种女人,受多少苦难都是她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主子为她出头……”

“住口!此事不必再提。毕竟她曾救过本王,本王帮她,也是该的……”

顾皎皎深吸一口气,到底没推门进去,反而转身离开了。

原来顾盼盼曾经救过他,她还以为两人只是相爱。顾皎皎想不明白,她也曾舍命救过段珩,为何他待姐姐那样好,待她却如此……

长夜漫漫,子琅公子说的时辰到了,顾皎皎疼得无法入眠,除了抱琴守着她,无人知晓。

皇城,舞阳宫内,旖旎满室。

气冲冲离席的皇帝此刻搂着顾盼盼,两人身上满是云雨后的痕迹。

“爱妃果真如皇后所说,魅力无边啊,瞧瞧我那皇弟,竟敢为你与朕叫板。”

“皇上就会取笑妾身,秦王如此,不是正合皇上心意嘛?”

顾盼盼倚靠在皇帝段泽怀里,柔若无骨,声音娇媚酥软,哪里还有方才大殿上的凄惨之色。

段泽一手搂着顾盼盼,一手摩挲着她头顶柔发,语气温柔缠绵,眼睛却望向前方,里面寻不见一丝温情。

“好盼盼,只是暂时要委屈你了,待段珩落到人人唾骂的境地,便再也不能对朕构成威胁了。那时,朕定让你成为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那妾身,便先行谢过陛下了……”

顾盼盼语气雀跃,她的双臂环着皇帝精瘦腰身,头埋在他胸膛,含羞带怯,可拥着她的男人面色却无比清冷,目光沉静。

几日后。

“小姐,不好了,小姐……”抱琴慌慌张张冲入院子,拽住顾皎皎就要往外走。

“等等,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遇事不要如此慌忙,要先冷静……”

“哎呀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以后有的是时间教训奴婢,但是表少爷他都要死了,您还……”

顾皎皎脚步一顿,瞬间变了脸色:“表哥怎么了?”

“表少爷才出京城,就遇到匪贼劫道,腿都折了,可是老爷把他送去客栈了,也不许他再见您。听说表少爷都快不行了,要是咱们去晚了,说不定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老爷可真狠心,怎么能把表少爷赶出去呢……”

顾皎皎听言,自是紧张的。

两人匆匆出府,抱琴自顾自的为沈淮安抱不平。

她心里的表少爷一直是光风霁月的,为人温文尔雅,对小姐又好,要是小姐当初嫁给他就好了,肯定过得比现在好。

抱琴的念叨顾皎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与表哥称得上是青梅竹马,表哥心悦于她,只是她心系段珩多年,无法再接受他人。

父亲的做法其实是没错的,表哥固执,至今不肯娶亲,如今她已嫁作人妇,两人再有牵扯反倒坏事,流言蜚语是能逼死人的,但表格待她极好,若他真有事,她又怎能视若无睹?

夜色逐渐降临,客栈门口已挂起了灯笼。

顾皎皎到了客栈,一推门,便见沈淮安一袭青袍靠坐于床边,墨发未挽未系披散于后背。他的面色苍白,嘴角淤青,哪还有翩翩佳公子的风采。

顾皎皎的眉头紧锁,表哥看起来确实很惨,但哪有半点将死的样子?

顾皎皎段珩小说
顾皎皎段珩小说

正在火热连载的小说《纨绔王妃休要逃》,是作家水君创作的一部古言虐情小说,顾皎皎段珩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该书讲述了:她不知喜欢了他多久,终于能嫁给他,她满心欢喜,可他只心悦她的姐姐,对她百般侮辱,终于,她也不愿再奢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