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少年神相

小说《少年神相》by风华绝代一人行,由藏书文学为大家带来主人公是刘君宝赵颖的精彩佳作,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刘君宝本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因为做了一件事情,害得小伙伴们进了医院,从此以后,他相信了鬼神论。

少年神相小说

少年神相

更新时间:2020-05-30 15:18
来源:黑岩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少年神相》精选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玷污她的人渣。

心里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像是被我的目光给吓怕了,鸡哥伸手拍了拍我的脸,道:小子,现在赶紧滚还来得及,不然一会你们俩一块进医院。

你强了她?我感觉喉咙被堵住了一块东西,发出像铁块摩擦的声音。

鸡哥高高的俯视着我,冷冷道:孙冉?

我双拳紧握,牙齿快要咬碎了,一丝丝带着腥味的鲜血在嘴中弥漫。

是,那又怎么了?鸡哥说道,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点头道:我知道了,小子,孙冉是你女朋友吧。

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孙哥就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看着我。

是又怎么,不是又怎么,你个三渣仔!我气的浑身颤抖,一拳砸向鸡哥的脸。

哎!拳头还没到地方,就被他一掌捏住,而后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慢慢往里面握。

我感觉骨头快要断了,拳头快被捏碎了,脑袋嗡嗡作响。

既然是你女朋友,那就有意思了。你说我当着你的面,那该有多刺激。鸡哥咧开嘴笑了起来,其他人也都跟着哈哈大笑。

而且不知我自己哦,这些兄弟都跟我出生入死,总得犒赏犒赏他们吧。

还有他们。他右手指向绿头党人,道:这些弟兄可是饥渴已久了,总得解解渴吧。

两句话把两波人说的拍手叫好,纷纷附和。

不!孙哥从地上爬起,抓着鸡哥的裤腿,涕泗横流,别,求求你们放了我女儿吧,求求你们了。

去尼玛的!

鸡哥还没出手,旁边一个黄头党走了过来,一脚把孙哥踹飞几米,撞倒了两个桌子才停下来。

孙哥捂着肚子,连连吐出了三大口鲜血。

慢慢从哪里挣扎着爬过来,孙哥眸子里已经绝望了,但为了他女儿不遭受进一步伤害,还是像狗一样爬了过来。

你个老小子是给脸不要是吧?三四个黄头党人围了过来,对着孙哥狂扇嘴巴子,打的唾沫连着血液齐飞。

鸡哥揪着我的头发,提着我的头,指着孙哥道:看见没,不配合,你比他还惨。

我去尼玛的!我挣扎着,用拳头死命地砸在他身上。

可惜,毫无作用,他似乎久经沙场的老将,对这点攻击一点也不在意。

相反,我不停的反抗,激起了他的怒意,揪着我的头发,把脸面想他,你小子也是个倔种,我今天非要让你服气为止。

说着,他抬起另一只手,就要朝我脸上呼来。

你个畜牲。我咬着牙,死死地盯着他。

手掌划破空气,我耳边响起了阵阵的掌风。

这巴掌丝毫没有留情,要是落在脸上,绝对会把我的脸打肿。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鸡老大真是牛逼啊!咱们万老大的座上宾被你这么玩,真是有点胆大包天呢。

鸡哥停了下来,手掌离我的右脸颊仅仅只有两公分,转头看向来人。

其他几个也都停下了动作,看向外面究竟是什么人。

来人衣着一身黑色西装,带着一副墨镜,一头寸发,脚踩锃亮的皮鞋,看上去很是精神。

见到这个打扮,鸡哥心中狐疑,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一手扔掉我,笑着迎了上去。

大笔哥也跟在后面,带着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走到西装男面前。

上下打量了一下西装男,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大笔哥心中也不免轻视了几分。

小子,看你一副人模狗样的,怎么,想插手我们的事?大笔哥指着西装男的鼻子,嚣张的说到:我劝你赶紧滚蛋,不然呵呵

大笔哥话音刚落,鸡哥就心头一颤,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

现在还没搞清楚对面的身份,就说这样的话,不等于将对面得罪死了。

如果这西装男只是普通的上班族,或者装逼犯,那还好处理。

如果真的是和他们一样的,那免不了一场麻烦。

鸡哥,大笔哥,你们混到头了。西装男双手插兜,淡淡地开口,而后朝已经摔倒在地的我走来。

鸡哥先是一愣,而后心中便生出了一丝的不妙。

刚要开口道歉,就被大笔哥抢先,大笔哥伸手拦住西装男的去路,道:你他么的哪来的,在我面前装逼?你也不打听打啊!

大笔哥话还没说完,就被西装男一巴掌抽飞。

比先前孙哥更甚,连续撞到了四五个桌子,最后才停了下来,口鼻喷血,面无人色。

你也滚吧!西装男反身一脚,直接踢在了鸡哥的胸膛,发出几声脆响,肋骨断了三四根,倒飞了出去。

鸡哥!黄头党人连忙跑向外面,把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的鸡哥扶起。

鸡哥狂喷鲜血,胸腔都被踏瘪了一小块。

鸡哥,我们给你报仇!黄头党咬牙切齿,就要冲向西装男,但被鸡哥艰难地抬手止住。

别别去啊噗快快跑!鸡哥上气不接下气,口中一嘴的鲜血。

黄头党群情激昂,不再理会鸡哥的话,留下一人,其余的都手拎酒瓶,朝着西装男冲去。

碰!

砰砰砰!

接连四声闷响,他们手中的酒瓶,刚刚接触西装男皮鞋的脚尖,就突然炸碎。

西装男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在几人愣神之际,使出四个鞭腿,抽在几人的腹部,一个接一个地倒飞出去。

不远处,大笔哥面色通红,被一个男子单挑他们十多人,如此奇耻大辱,他快要气吐血了。

趴在地上,指着西装男,歇斯底里地狂怒,玛德!给老子弄死他!打死他!

绿头党几人见西装男一招一个,都畏缩了起来。

摆着进攻的姿势,但都原地踱步,一个也不敢上前。

你们这群废物,不上的话,回头通通剁手!!大笔哥怒吼。

几人一听这个,吓得猛一发颤。

他们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他们之前的伙伴,被剁手的数不胜数。

玛德,拼了!受点伤总好过没有手强!几人一狠心,一咬牙,拿着酒瓶就冲了上去。

碰!砰砰砰!

毫无意外,几人也全部倒飞了出去,片刻之间,场中站立的仅剩下了西装男一人。

大笔哥见此,眸子里闪露出一丝狠色,面色逐渐阴沉了起来,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着,他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手机。

远处,鸡哥见状,大惊失色,魂都快吓没了,忍着剧痛大叫: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