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两情长久岂朝暮

赵雪梅孤傲星寒是小说《两情长久岂朝暮》的主角,这里提供赵雪梅孤傲星寒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在线阅读。两情长久岂朝暮小说主要讲述了:赵雪梅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头号杀手,倾城容颜,绝世武功,却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一个爱哭鬼,官府悬赏黄金万两将她列为头号通缉犯却五年未果,最后却败在了最亲近的人身上。

两情长久岂朝暮小说

两情长久岂朝暮

更新时间:2020-06-01 09:05
来源:墨溪小说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两情长久岂朝暮》精选

凌傲寒无语,他前世的样子就这么…流气吗?他只不过是为了掩护身份去过几次青楼,不至于吧。但看着自已的兄弟们眼中都流出同样的态度,凌傲寒也不禁反思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保留了他前世的样子,反正,他希望能看到这个样子的人是她,其他人的态度,就无视吧。

凌傲寒急着去查雪梅的事,没有注意到一个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的女子正抱着一叠资料向他靠近,换句话说,除了雪梅,其他的女人在他的眼中没有差别,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那个女人脚下一扭,下意识的向凌傲寒的身上倒过去,手中的资料也掉了一地,只是李馨没有想到,凌傲寒下意识的反应不是扶,而是闪身让开,她就这么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没等她用欲泫欲泣的眼神看过去,凌傲寒已经走进了总裁专用的电梯,根本就没有看她。李馨瞬间觉得一股火线烧上了脸颊,再听着周围人议论的声音,恨不得立刻消失在原地。

“哟,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主动投怀送抱都没人要,总裁岂是你这种人可以高攀的。”

“就是,刚当上一个小小的部长,就想当总裁夫人,不要脸。”

“下次是不是就想爬床了?”

李馨刚想发作,隐约听见凌傲寒没有刻意压制的声音,顿时如坠冰窖。

“把门卫换了,永不录用。”这也算是一个警告,他来公司的事情实现根本没有通知,知道的除了影楼的人就是刚刚的门卫,若是那个门卫仅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向公司内部的人宣布,他不会开除他,只是这个女人明显是已经知道他来了才故意演的这一出,他的公司,不需要这种心怀鬼胎的人。

李馨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踩着高跟鞋顶着众人的目光回到办公室,凌傲寒,总有一日,我要你心甘情愿爱上我。

凌傲寒等电梯的门关上,说道:

“盯着那个女人。”

“是。”

萧风菊按了电梯的按钮,只是这电梯并不是向上走,反而向地下降去,等到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影壁,大大的影字印刻其上,绕过影壁则又是另一个忙碌的世界,这就是神秘的影楼本部,是一个庞大的地下王国,凌傲寒走进代楼主的房间,发现一二三,三个人都在里面,

“哟,都在啊,不用我去一个个找你们了。”凌傲寒找了张椅子坐下,顺手抹去脸上的面具。

“嘿嘿,松哥说,头儿知道没有找到赵小姐一定会来本部的,所以我们就来负荆请罪来了。”陶雨竹指着郑露松说。换来郑露松一瞪眼,这下头儿的注意力肯定都转移到他的身上了,陶雨竹这个没义气的,刚才还说要保密来着。

“这笔账我回来再跟你们算,到底怎么回事?”凌傲寒没有理会擅自“揣摩上意”的郑露松,转而问向了没有找到的原因。

“我们查遍了所有药店的记录,没有一个符合条件的,中药铺也是一样,我们尤其将注意力放在了补血的药物上,结果根本一无所获。”韩霜兰摇了摇头,若是有她都查不出来的药物去向,那别人更是不可能知道。

“而且我们以隐龙山为圆心向外搜索,走访了所有的旅店,一无所获,甚至连也一些黑店都去了,没有任何消息。”

雪梅怎么回去旅店,她可是从仁国时期过来,就算已经对这个世界有所了解,也不会理解太深,而且从被捕的罂粟的人口中问出,她到这个世界的时间根本不长,墨罂粟更不可能为她办理身份证件,要以一个古代人的思维去思考,在这样一个繁华的都市里,受了伤本能会去那儿。而且还有一种可能…

“罂粟被灭的当天晚上,有没有车辆离开隐龙山?”

“我们查了录像,的确有,是一辆越野车,我们按着车牌找到马家,用了点武力才问出来,这辆车属于上一代家主的儿子,只是,上一代家主在后辈的家主之争中死亡,他的儿女被现任家主赶出,为了谋生恐怕早就将这辆车私下倒卖了,现在也没有线索。”

“马家?”

“马家是一个医术世家,最早可以追溯到风云天国与仁国交界的一段时间,具体时间不详,传承了这么多年,在医学造诣上倒有些本事,就是风评太差,除了上届家主以外,口碑都不怎么样。”

“仁国吗…”

“头儿,你是不是想起些什么?”

“没有,查不到这部车现在的位置么?”

“查不到。”

凌傲寒沉默了,本以为很简单的事却演变成了这个样子,雪梅,无论你到哪里,都不简单啊。

“再找。”两个字,很简洁的命令,“越是脏乱差的地方越要找。”

“诶?她那么漂亮的人会去脏乱差的地方吗?”

“会。”肯定的语气,他知道雪梅,当年她为了躲避追捕,带着伤躲进了乞丐窝,等到他找到她的时候,伤口已经腐烂,人也奄奄一息,至今肩膀上还留有疤痕。

“头儿你之前又不认识她,怎么会知道她会啊。”萧风菊很好奇,从头儿平时说话的语气判断,他好像很了解那个女人,只是,他们不是在隐龙山刚认识的吗?平时的交际也就仅限于一次隐龙山一日游,那次他还是全程跟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头儿认识她的时候还没你呢,好了,按头儿说的办吧。”郑露松替凌傲寒打了圆场。

“你们早就认识啊,实在不行的话你以梦缘公司总裁的身份发则广告,让她来找你不就行啦。”韩霜兰拍了拍手。

“不行,凌总裁不是头儿本来的样子啊,就算登广告也没用。”陶雨竹瞥了眼桌子上的面具,这可是个大问题啊。

“不对啊,你们第一次见时,赵小姐可没有表现出认识的情绪啊。”萧风菊起疑到,“不会是头儿你暗恋人家,结果人家根本不认识你吧。”

“不会吧,头儿你也有单相思的时候?”陶雨竹难以置信。

“怪不得公司里的美女头儿一个也看不上,原来早已心有所属了啊,哦,头儿你可真专情,我们认识这么多年都没见你提过,感情是小时候认识的吧。”说话的是韩霜兰,她到底是个女人,关注的自然是这方面。

“你们的想象力真丰富。”凌傲寒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可不可以把这帮人都打到失忆再扔出去?

“傲寒。”郑露松叫了一声,却不像是平时一样叫头儿,郑露松跟随凌傲寒时间最久,建立影楼的时候便已经在了,所以他们平时都敬称一声松哥,只是,他们也没见过郑露松直呼凌傲寒的名字。

“告诉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