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农门福妻:将军大人忙种田

夏映容翟崇是小说《农门福妻将军大人忙种田》的主角,这里提供夏映容翟崇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在线阅读。农门福妻将军大人忙种田小说主要讲述了:夏映容一朝穿越异世,成了可怜女。原主竟然被逼嫁给一个灵位。只是后来,这个据说战死沙场的夫君翟崇,竟然活着回来了。

农门福妻:将军大人忙种田小说

农门福妻:将军大人忙种田

更新时间:2020-06-28 14:44
来源:掌阅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农门福妻:将军大人忙种田》精选

看着桌上的纸钱,夏震气地一巴掌拍在木桌上,“夏映容,你这是搞什么!”

夏映容半分都不觉得害怕,她淡淡的看向夏震,“大哥你不是想要加钱吗?这是我夫君昨晚托梦给我的,他让我拿这钱来孝敬你和嫂子的。”

“你竟然敢咒我死?!”

夏震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气的他一双大手直打哆嗦,“赔钱货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夏震骂起来毫不客气,夏映容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已经死去的身体主人从小没少受到这个大哥夏震的虐待,夏震对原主轻则辱骂,重则拳脚相向,真不知道原主这么瘦小的身子是怎么撑过来的。

夏震敢大声骂出来,牛彗云何尝又不想这样做呢?

这明摆的就是夏映容在这里糊弄他们两口子!

只是牛彗云是刚进门的新媳妇,昨晚夏母刚给她夏家的银钱盒子,那装着银钱的木盒子钥匙她都还没捂热呢!这时候自然不好苛待同是刚出嫁的夫妹。

牛彗云故作心疼的走上前拉住夏映容的手亲昵,“我的好妹妹,你快告诉嫂嫂,这拿纸钱来打发我们的办法是不是那黑心的翟家让你这么做的?”

夏映容知道这个牛彗云是个能说会演的,毕竟是夏震看上的人,悍妇这么称呼绝对是名副其实。

正所谓蛇鼠一窝,夏映容自然不会被眼前牛彗云的表象所迷惑。

牛彗云表现得对她亲昵,那她就更加‘亲昵’回去!

夏映容带着哭腔的抓紧了牛彗云的手臂,委屈的诉苦。

“嫂,这是真的!我夫君夜夜与我同床共眠,他说的话我都听,我将事情都告诉了他,是他叫我把纸钱送来的!”

牛彗云吃痛地眉眼直抽抽,这个该死的贱货是想要捏断她的手臂吗!

牛彗云使劲地想要挣脱夏映容的双手,嘴上还不忘说着场面话,“妹妹你别着急啊!”

可夏映容怎会轻易让她就这样挣脱,她突然大叫一声,手上的力气更甚,“大嫂!你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啊!”

紧接着牛彗云手腕处传来‘咔吧!’一声,牛彗云哀嚎一声,手腕被夏映容硬生生捏脱臼了。

“快放手!”

夏震这时才反应过来,作势要上前要打夏映容。

“住手!你怎么能打妹妹,她可是你的亲妹妹!”

这时坐在一旁的夏兴旺拍着桌子叫住了夏震。

被亲爹大声训斥,夏震就算脾气再大也是停了下来,他一脸怨恨,“爹!她已经嫁出去是别人家的人了,你怎么还这么偏袒她!”

夏兴旺闻言黑着脸继续大力拍着桌子。

“臭小子,什么偏袒不偏袒!你妹妹嫁出去还不是为了好让你早点娶媳妇,你这小子怎么就不能记一点你妹妹的好呢!”

夏震这下不敢再说什么,而是心疼的低头揉着牛彗云的手腕,小声关切,“媳妇儿,疼吗?”

牛彗云疼的脸都青了,她忍不住哭出声来,“疼死老娘了!”

夏映容这时故作惊慌失措,“我不是故意的,大嫂,我来帮你揉揉!”

牛彗云怎么还敢再让夏映容碰自己,她立马尖叫着让夏映容离她远一点。

夏映容举起的手臂就这样尴尬的悬在半空中,最后还是夏映容的娘亲李秀英过来将她双手按在了怀中捂着。

“容儿,你在翟家过的还好吗?”

夏映容这时才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放心吧娘,翟家人都对我很好的。”

夏兴旺见这娘俩家常话都拉起来了,他再次一拍着桌子,“行了你俩,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还在那里拉家常!”

夏兴旺就是夏家的天,没人敢违背他的话。

李秀英虽然还有很多想问夏映容的话,但最后还是忍住没说出来。

夏映容看在眼里,她轻轻拍了拍李秀英的手,眼神示意等会再说也不迟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兴旺指着桌上的纸钱,“容儿,你把事情讲清楚。”

原来夏震和牛彗云去翟家要钱的事情夏兴旺并不知情。

夏映容也注意到夏震和牛彗云脸上的不自然了,她立马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实话实说了出来。

“什么?”夏兴旺闻言震惊,“翟家竟然将你许配给了死去的大儿子?!”

李秀英也在一旁听哭了,她气的不行,“这翟家怎么能和说的不一样?我可怜的娃啊,咱不去他家了,咱回自己家过!”

夏兴旺沉着脸点点头,“让我女儿去他家守活寡?这事绝不对不行!”

眼瞅着自家公婆不仅不说加钱的事情,还打算将夏映容重新接回来住,牛彗云坐不住了。

夏映容回来,那装进她兜里的银钱岂不是要她重新拿出来了?!

她忍着手腕脱臼的疼上前一步,“爹,娘,是妹妹自己要嫁给翟家那个短命鬼的,没人逼她。”

“你大嫂这话可是真的?”夏兴旺疑惑问向夏映容。

夏映容点点头,之后就编造死去的翟崇托梦说要娶她的话说给夏兴旺听。

她没说刘地主和那老道的事情,首先是因为不想让李秀英为自己担心,其次是不想让夏震和牛彗云这两个人知道后再生乱事。

最后她还脸色一红,“爹,那翟崇长的又好看又壮实,女儿是真的心悦他这才同意的。”

李秀英在一旁急了,“我的傻容儿,翟崇可是已经死了啊,他再好又能有什么用!”

夏映容这时坚定的摇摇头,“不,娘,他还活着,他夜夜都会来找我,还说要是有人胆敢欺辱我,定要砍了那人的脑袋替我讨回公道!”

在众人眼中,此时的夏映容已经如同被迷了心智、痴傻了一般。

那翟崇当初征兵离开这里到今时今日已有五年之久,期间没回来过一次,这不是死了还能是什么?

但鬼神之说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讲还是很忌讳的,当下夏兴旺和李秀英不再说话,就连夏震和牛彗云都也悻悻不吭声了。

夏映容见状指着桌上的纸钱旧话重提,“大哥,大嫂,这钱你们到底是要还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