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躺在神尊怀里作天作地

月珏容钦是小说《躺在神尊怀里作天作地》的主角,这里提供月珏容钦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在线阅读。躺在神尊怀里作天作地小说主要讲述了:传说九尾狐,一尾生千年,而第十尾则是心。当月珏从弑神台上跌落那一刻起,曾经的月珏已亡,从此天下仅有一个天下至尊的帝姬。容钦成了月珏的面首,他贪婪的希望,月珏再也想不起那些前尘,他愿卑微汲于月珏脚下这一方位置。

躺在神尊怀里作天作地小说

躺在神尊怀里作天作地

更新时间:2020-06-28 14:47
来源:潇湘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躺在神尊怀里作天作地》精选

话音未落,月珏在容钦的搀扶下冷漠拂袖,施施然离去。

徒留下美男们跪在群芳阁不知所措。

美男们一次元懵逼,二次元懵逼,N次元懵逼:“……”

“我c,薄情!”【帝姬,你好狠,嘤嘤!】

群芳阁毗邻毓秀山脉。

毓秀山脉,西雪岭,飞雪漫天,桃花十里,绵延逶迤。

月珏在桃花细雪中腾云驾雾。容钦悠然追在她身后。

靡靡之音自山脉空谷外袅袅传来,回风流雪,香风袭来,少女红裙似火,如玉狐裘在山清水秀里猎猎翻飞,山脉蜿蜒不绝,江山天下美景如画。

……可少年眸中眼底,除了她,还是她。

花影层叠,云裳羽衣的少女在桃花胭脂细雪里停下,回眸一笑,所有美景失色,

“小钦子(容钦),你输了。”

落后月珏一步的容钦垂眸,转瞬间,少年抬了剔透昳艳的美眸,美玉指间紫金折扇为少女拂去鬓边落花,俊美无俦的容颜对上少女灼灼绝色的小脸,极致谄媚而宠溺:“帝姬法力无边,属下怎是您的对手?”

朱雀傲娇翻了个白眼,看破不说破:【哼,月珏,他在故意让着你,否则怎么可能追不上你?】

狐族传信使者跪倒在一树桃花下。

“报!帝姬,王宫外有一群妖精和魔族,声称要竞选您的后宫妃嫔。”

容钦似笑非笑看向月珏,唇边漫开一抹促狭。

『身为天下第一白富美,涂山的小帝姬陛下,很受追捧呢!』

月珏挑眉,尚未开口,朱雀抖了抖小翅膀,颐指气使摆了摆手:“都安排在群芳阁,让他们做宫(深)庭(宫)客(弃)卿(男)好了。”

月珏敛眸,算是默认。

传信使者却又对少女禀报:“可是帝姬,有一位男子,自称是您的故人,他让小人将这枚玉佩交给您。”

光影璀璨里。

少女浸满水雾的潋滟长睫轻晃,明光美色的清透眼眸刹那翕动。

玉佩?她……的确丢过一枚玉佩。

容钦将少女的神色尽收眼底。胜雪袍袖下,少年骨相精致的指尖寸寸收紧,俊颜隐在桃花阴影里,一半灼灼,一半幽魅,明明灭灭,幽幽映烁,看不真切。

片刻,少年从传信使者的手中接过玉佩,检查无误后,恭谨温柔呈给月珏:“帝姬。”

少女接过。

掌心玉佩在烈日璀璨下通透纯澈,玉佩中心,用红宝石精雕细刻着一个清凌剔透的“月”字。

月珏凝唇,剔透长睫轻阖,睫羽微颤,胜过三千纷飞的蝶翼,美过轻柔胜雪的鸿羽,在少女精致绝色的眼睑打下潋滟剪影。

这是她的玉佩。

可也不懂为什么。月珏在看到玉佩的那一刻,忽如其来的,竟……想到了那个人……

会是他么?

骄阳璀璨,月珏绮丽秾艳的小脸刹那红透,少女心尖之上,小鹿乱撞,下一秒,少女不顾一切穿梭在繁花葳蕤之间,裙摆曳地,翩跹飞飏,镶嵌了血翡的金缕软靴踩碎蜿蜒冰雪,从毓秀山脉疾驰而下。

她,几乎是跑着去的。

朱雀小小声嘀咕:其实帝姬,你可以飞着去的。

还是幼崽的朱雀蹦跶到月珏身前,一脸邀宠神色:“帝姬,我背你去哦。”“一边去。”月珏嫌弃甩开小鸟,随即腾云驾雾离开西雪岭。

狐族传信使者:“……”他什么都没看见。听说,帝姬很宠这只小鸡仔的啊?啊,不对,是神兽朱雀!

被帝姬拍开的某神兽:“……”【我好可怜,呜呜……】

容钦凝着月珏火急火燎的绝色纤细身影,清澈美眸压抑,少年神色像是陷入阴鸷,可还是在第一时间,不管不顾追了上去。

王宫外。摘星楼。

鳞次栉比的亭台楼阁间,清风吹动,水晶帘起,层叠锦绣帷幔下,各式各色的翩翩少年风姿绰约……貌若潘安,芝兰玉树般的美貌。

然而

——月珏在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少年。她朝思暮想的少年。让她辗转反侧心乱如麻的少年。她想放在心尖之上,将她宠冠天下的少年。

自他出现在她世界的那一刻起,所有的繁华美景,尽皆失色。

月珏在那一刻泣不成声。

精致细弱的双肩在花光重影里轻颤,秾艳泪雾沾惹上少女绝艳尤物的泪染小脸,光影灼灼,绵延飞雪,翩跹落在摘星楼阁里的她,绝色照人到了极点。

可是——少女不知所措。

有些人,一旦遇见,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覆水难收;有些情,一旦眷恋,海枯石烂;有些缘分,一旦交织,在劫难逃。

月珏泪眼朦胧凝着万千美男中,她的少年。

少年是她的璟华。(璟华——取自“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璟华穿过一望无际的美少年,在光影璀璨里回望着月珏。

男子美若冠玉的身姿映在月珏清澈潋滟的眼眸,她的璟华,天下最绝色。

……最美到极致。

墨发三千如瀑如缎,剑一般的墨染黛眉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青丝间,远胜过鬼斧神工的骨相轮廓,完美绝艳到无可挑剔。

少年那双清滟瞳仁,美过所有的天地灵秀,见惯了世间绝色美男的月珏,还是会……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绝艳剔透的长睫轻轻颤动,少年衣冠如玉的锦袍因为见到心上人月珏的慌乱而微微湿透,香汗淋漓,薄薄清澈的香汗透过华美寝衣洇湿妆缎外袍,将少年原本绝好的身姿更是突显的剔透如玉,绝艳至极。

璟华痴痴深深凝着月珏,瞬也不瞬,绝色美艳的唇漾开疼溺蚀骨的笑。

少年笑起来的样子让少女目眩神迷。唇轻凝,光影温柔下,极致光彩灼灼。

“月珏。”隔着万千美少年,璟华缠绵悱恻唤她。

月珏慌乱垂眸,美过冷雪的耳尖刹那红透。

她的璟华,太过耀眼。

像是黑夜中的神祗,冷傲孤清却又美得太过盛气逼人,遗世独立间,可望不可即,可他对她,宠溺疼爱到无法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