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且以箫笙诉离歌

主角是云容沧澜的小说,小编已经给大家整理好了《且以箫笙诉离歌》的精彩章节试读,下面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下剧情吧:云容知道自己是得不到沧澜的爱情的,但是对于她来说她还是想要争取一把,可是她不懂为何沧澜能如此狠心甚至巴不得她去死。

且以箫笙诉离歌小说

且以箫笙诉离歌

更新时间:2020-07-02 08:52
来源:笔尚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且以箫笙诉离歌》精选

“是。”云容苍凉一笑,眨了眨眼掩去其中的热意,“明日寅时一刻,我在万年欢树下等你。”

沧澜浑身一震。

万年欢树位于四天界相交中心之处,自成一片天地。

它代表着四天界众仙的生死,也牵动着众仙之间的情缘。

“……好,本殿下便再给你一夜!”沧澜沉默了许久,拂袖而去。

云容站在原地,目送着他远离,满身萧索。

这……是她最后一次以他妻的身份,看着他离开了……

最后一夜并没有云容想象中那般难熬,好像不过眨眼便已月落日升。

踏着朝露出宫,最后一步迈出,云容转头看着眼前她住了七百年的太子宫,孑然离去。

四界相交,万年欢树下。

云容仰头看着半枯半荣的万年欢,满心怅惘。

万年欢自上古便有,其上之花是如今天界众仙的命数,每落一朵,便有一位仙人陨落。

而如今已落了大半,成了眼前的两极模样。

也不知若有朝一日万年欢树枯死,这天界又该如何……

矫健有力的脚步声自身后响起,云容收回神思看向来人,揽起一抹笑:“你来了,那便开始吧。”

说着,她抬起左手仙力凝集,随着她指间的跃动,一缕缕泛着银光的细丝自右手腕间慢慢飞出。

那是他们二人的情缘,抽离之后,再到因果台划去两人的名姓,这场婚事便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沧澜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觉得刺目无比。

他猛然上前扯住云容的手腕,打断了她的动作,“云容,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是你七百年第一次唤我的名字。”云容喃声轻笑,而后将手从他手中抽出,“我什么都不想做,和离是你一直想要的,如今我成全你。”

话落,云容继续起刚刚的事情,沧澜却像是被定身了般,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看着云容,心中升腾起异样的阻塞感,而刚刚云容那句话更是让他有些难受。

其实,她也没做错什么,倒是他,无视了她七百年……

想到这儿,沧澜沉了沉心,右手仙力骤涌,情缘尽数被抽离,只在刹那间。

还未结束的云容瞧着这一幕,本就绝望的心泛起丝丝的疼痛,还真是利落的半分不舍都没有啊!

下一瞬,云容拼着仙力流空的后果加快了情缘的抽离,半柱香过后,终是结束了。

体内仙力的虚空让云容不免有些晕眩,她踉跄了两下,借扶着万年欢树才得以站稳。

“你怎么了?”沧澜见她的模样,第一次关切询问。

“没什么。”云容深吸了一口气,站直身子,“去因果台吧。”

那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她急切和离的模样让沧澜有些不满,但转念,这不也是他期望的!?

“那便走吧。”沧澜冷哼一声抬步离去。

云容跟在他身后,步履轻缓。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因果台前,月老自一旁走来,看着神情皆有些沉重的两人,心中暗叹了声孽缘,迈步上前。

“沧澜殿下,云容天主可是想好了,要知道,这因果台上的名字一旦划去,便是日后后悔,也断无在一起的可能了!”

云容闻言垂在一侧的手猛然捏拳,眼角余光看向身侧男人的脸色,却只瞧见了冷硬的下颌,心内那本就可笑的微弱念头被碾碎。

她闭了闭眼,硬声道:“麻烦月老了。”

月老闻言见沧澜不说话,便当他是默认了,走上前,指间一刃寒光乍现,朝着因果台上两人的名字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