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乔诗蔓秦煜城)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你之蜜糖我之砒霜》由藏书文学为大家带来,主要人物有乔诗蔓秦煜城,这本热门小说讲的是:乔诗蔓无望地爱了秦煜城很多年,可是秦煜城要的从来就不是自己的爱,他选择和她在一起也只是因为自己这张脸长得像他心里的那个人。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乔诗蔓秦煜城)小说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乔诗蔓秦煜城)

更新时间:2020-07-02 09:20
来源:微阅云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乔诗蔓秦煜城)》精选

乔诗蔓开着韩默承的车,成功进入了秦家。

她对秦家很熟悉,这里曾是她的家,她和秦煜城曾在这里生活了三年,所以毫不费力的,她潜进了秦煜城的卧室。

她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可刚进去,一个沉冷的男音骤然响起:“你终于来了。”

乔诗蔓抬头,看到了站在窗前等她的秦煜城。

他早就知道她会来!

乔诗蔓的身体瞬间绷紧了,这是时隔多年后她第一次和秦煜城正面交锋,她不由自主的发颤,却还是鼓足了勇气,咬牙质问道:“秦煜城,我女儿呢?”

秦煜城脸色明显一沉:“你就那么关心那个野种?”

好不容易见一面,她心里却只有那个野种!

秦煜城心情莫名的烦躁。

他上前,逼近了乔诗蔓,然后猛的伸手掐住了乔诗蔓的脖子:“那孩子多大了?六岁,还是七岁?那时候你应该在监狱里吧?所以这是你勾-引狱警生的野种,还是你和犯人通-奸生的垃圾?”

“乔诗蔓,你厉害了!监狱的铜墙铁壁都关不住你这下-贱的身子是不是?!”

他气疯了,说话越来越难听,可乔诗蔓却毫无反应。

她的心已经死了,不会再因为他的误会而痛了。

对上那双空洞的双眼,秦煜城心口一阵刺痛,他有片刻的动容,也就是这一刻的松动,给了乔诗蔓机会,几乎是眨眼间,乔诗蔓飞扑了过来,将秦煜城按到了地上!

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到了秦煜城的脖子上,乔诗蔓骑在秦煜城身上,歇斯底里的质问:“我女儿呢?说!你把我女儿带到哪里去了?!”

在监狱里,乔诗蔓早已养成了随身带刀的习惯。

她知道秦煜城不会轻易放了安安,所以她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秦煜城瞳孔震颤,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狠厉的女人是乔诗蔓。

但他很快有放松了下来,在乔诗蔓面前,他向来有恃无恐。

“长本事了啊,敢拿刀对着我?”秦煜城冷笑:“好啊,把刀往里插啊,割断我的脖子,看你救不救得回那个小野种。”

“她不是野种!”再三忍耐,乔诗蔓终于失控,匕首往里移了一寸,见了红:“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我女儿在哪儿?!”

脖颈处传来痛感,秦煜城僵住了:……她真的动手了?

她竟为了一个在监狱里生的野种,对他动了刀?!

愤怒吞噬了秦煜城的理智,他一把打落了乔诗蔓手里的刀,反手遏制住了乔诗蔓!

这男人练过格斗,特种兵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不要说乔诗蔓了。

乔诗蔓再次被死死掐住,毫无还手之力!

“你就那么想知道那野种的下落?”男人的目光像淬了毒,阴冷森寒,“好,那我告诉你。”

乔诗蔓立刻睁大了眼睛,带着期待和哀求的凝向秦煜城。

秦煜城的眸底却没有丝毫的温度,他冷眼看着乔诗蔓,笑容残忍:“她死了。”

乔诗蔓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瞳孔也涣散了数秒。

“不,我不相信。”她疯狂的摇着头,“你在骗我,你一定在骗我!”

“我有必要骗你吗?”秦煜城冷声道,“我儿子刚好缺颗心脏,那个小野种的心脏跟小宇配型上了。”

乔诗蔓彻底僵住,她终于不再哭喊,而是涣散着瞳孔看向秦煜城,任由泪水模糊了视线。

秦煜城笑容狠厉:“反正那小野种得了癌症也活不长了,我让她安乐死,对你对她,都是好事。”

“闭嘴!”乔诗蔓彻底崩溃了,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抬手狠狠的给了秦煜城一巴掌:“你怎么可以做出这么残忍的事?她可是……”

她可是你的女儿啊!

这一巴掌激怒了秦煜城,秦煜城反手把乔诗蔓甩到了地上!

“我残忍?你有资格说我残忍吗?”秦煜城冷眼看向乔诗蔓,“别忘了,你七年前可是把你的亲姐姐推下了楼!”

“你本就欠我一条命,母债女偿,很公平。”

男人字字如刀,将乔诗蔓的心刺得千疮百孔。

这一刻,乔诗蔓突然明白了,她逃不了的。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无论她跑得多远,他都不会放过她的。

时间只会让他心里的恨更浓郁,他会一直折磨她,夺去她的所爱,让她永远活在地狱里。

乔诗蔓侧头,余光瞥到了刚才被秦煜城打落在地上的匕首。

“我欠你一条命……”她沙哑着嗓子喃喃着,声音很小,小到几乎让人听不清。

下一句,却云破天惊:“好!我偿!”

话音落地,乔诗蔓一把抓住地上的匕首,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秦煜城一惊,立刻冲了过去,可一切已经太晚了。

鲜血溅了他一脸。

乔诗蔓在血泊里对他微笑:“现在,我不欠你什么了。”

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倒了下去。

安安,别怕,妈妈来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