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黑凤后

神佑阿鹿小说书名是《黑凤后》,小说讲述神佑阿鹿免费阅读之间的故事,黑凤后小说讲述的是:神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直至有一天,宫里来了一群人大张旗鼓的把她接回了皇宫,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是长公主。

黑凤后小说

黑凤后

更新时间:2020-07-02 09:22
来源:原创书橱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黑凤后》精选

吴江扛着刀,准备赴死。

他走的雄赳赳气昂昂,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觉得的。

当然,实际上并不是。

他扛着刀有点费劲,走的有点佝偻。

他身上伤的严重。

胡大夫帮他处理了好一会。

好在现在,胡大夫也带了两个徒弟,其中一个虽是女子。

但是也帮了很大的忙,否则最近救治受伤的人,就忙不过来了。

他现在能站起来,但是最好,还是应该躺着休养一段时间。

可是,山上连一个女童都去战场了,他有什么理由躺着。

这本该是他的责任。

虽然和他一起担负这个责任的兄弟们都差不多死了吧。

现在,他也要死了。

比兄弟们晚死一点,但是终究会死。

他气势汹汹而去。

抱着必死的决心。

终于,他看到了昨夜那群人。

不过和昨夜有很大的不同。

所有人都身着黄绿色相交的衣服,在远处,他压根没有发现,到了走近才发现是人群。

远远的,这些人,居然跟草原融为一体了。

看到自己上前,他们也不惊讶,显然是有人通报了。

吴江看到正中心,果然是那个小女童。

心里觉得很是胡闹。

急忙忙的走上前,有些气急败坏的骂道:“你们不要胡闹,赶紧送她回山上,荆军这次疯了,专杀孩童,无论男童女童,这么大的见到就要杀死的。”

小神佑身上穿的是黄绿相间的襦裙,是那种姨姨们在纺织作坊干活是穿的,连裆的裤子,方便奔跑。

头上也带上了黄绿相间的帽子,连她身下的马都被涂上了黄绿相间的颜色。

帽子把头上的小揪揪盖住,脸都有点花。

吴江一见她,就能想起自己的外甥女。

他自己还没有孩子,他本来要成亲了,结果朝廷派他来守边境,临出来前,女方家上门把亲给退了,说不希望他家娘子上门守寡。

他是个汉子,打发女方家人回去,不同意女方退亲,反正要退亲,让他来退,对那娘子名声好听一些。

第二日,他就去退亲了,说自己在外头已经有个相好的了。

被女方家“义愤填膺”的打出家门。

他父母早逝,这门亲事是他家姐亲自给定的,寻的印象不错的好娘子,姐姐见过那娘子,说很是知书达理,长相也端庄秀丽,就是个子稍矮,但是看着是好生养的,他个子高,以后孩子应该不会太矮。

他记得姐姐说这话的样子,一脸温柔。

他也记得姐姐知道他退婚后,嚎啕大哭,说对不起爹娘。

姐姐的女儿很漂亮,像小时候的姐姐。

“你回去,快回山上去,打仗是大人的事。”吴江看着她的花脸蛋,重重的骂人的话都轻了,他眼中都含着泪花了。

小神佑摇了摇头。

“我不能回去呢,郭先生说,我在,大家就都在。”

吴江想破口大骂,什么鬼先生,有这么忽悠小孩的吗。

“哪个是郭先生,出来,瞎说什么,看我不砍死他。”

“咳咳。”国师面色古怪的站了出来。

他也是一身黄绿相间的袍子,很不习惯。

他可是国师啊,哪里有穿这样的。

可是鹿歌那小子,要大家都穿这样。

鹿歌管着整个山寨的哨队,一次纺织作坊接了一个单子,要求要给布料上色,结果上花了。

好好的布,一块绿,一块黄,极其的丑。

但是白骨村的人都是苦过来的,自然不会丢弃不用。

鹿歌就让洛娘子把这匹布给他们哨队的人做成队服,反正哨队的人打探消息,都悄悄摸摸的,丑点也没有关系。

结果没有想到这种布料做的衣服,意外的好用,尤其在草原上,就是白日都能跟草原融为一体。

后来山里几乎人人都有一套。

连小神佑都给做了一套。

国师也有。

国师不想穿这样,觉得丑,可是大家都黄黄绿绿的,自己要是一身白一身黑,简直是给当靶子的,他重家人虽然厉害,也不是刀枪不入的。

所以,不情愿归不情愿,看到大公主这小混蛋都整个被包成了一根草的样子,他就舒坦多了。

这会子被吴江点名,他冒出头来,还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吴江应该是认识他的。

他是国师么,将军出征什么的,他这个国师做个法送个行,是常有的。

况且是被送到蛮荒草原来的,国师那时候也听到了这人退婚的事情,还是有一点点动容的,对他还多看了一眼。

吴江看到站出来的人,傻愣住了。

虽然眼前的人一身黄绿袍,可是那脸,打死吴江都记得。

他记得他出征前的那天的每一个人。

因为那有可能是他最后一天在京城。

站在高台上的国师,飘飘欲仙,一身拖地白长袍,一袭长长的白胡子,一脸慈眉善目。

“国……”

“我就是郭先生,你有什么疑问?”国师先斩断了他的话,问道。

吴江看着国师,看着国师身后的一群人,个个都一身黄绿袍子,手持刀剑,头戴黄绿的帽子,脸上也抹上了黄绿的颜色。

他张了张嘴道:“我想问问,这样的衣服和帽子可不可以给我一套……”

国师点了点头。

吴江利索的换上了衣服,带上了帽子,迅速的融入了人群。

看到那天救自己的少年的铁球都抹上了黄绿色,有点犹豫,自己的刀要不要也抹点黄绿色。

心理斗争了一会,还是活命大于好看,他手指沾了那些颜料,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刀上也滚了一遍。

然后再进队伍里,瞬间觉得自己又跟大家更融洽了。

他伸手捅了捅身边的人,问道:“你们怎么想出来的这样的办法,绝了,这样别说荆军了,自家人都认不得了。”

就听到旁边一个冰冷的娘子的声音回应道:“再戳我,我把你手砍断。”

吴江吓一跳。

自己身边居然是女子。

刚刚国师喊他进队伍,他就进去了。

这会子一看,不仅仅自己身边这个是女子,自己前后左右都是女子。

只是大家都一身黄绿相间的衣服,帽子,自己没有认出来。

他脸色涨红:“抱歉,我走错了。”

说着就要挤出去。

却听刚刚那娘子冷冷的道:“你没走错,你们官兵都是酒囊饭袋,还不如我们这些女子,你又是个伤兵,能跟着我们就不错了,何必去他们主力队里添乱。”

吴江被说的,一句话都回不了。

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要和一群女子作战。

申国是要亡了吗?

女子都站在了战场上,他身后偌大的申国居然没有派一个人前来。

“别傻愣了,队伍要前进了,快走,你要拖累我们,还不如现在就回去。”那娘子冷哼道。

吴江跟着一群女子的队伍超前走,心中很是绝望,他回头望去。

或许皇上的命令只是迟了一点呢,皇上不会放弃他们的。

只是,身后,没有皇上的大军。

没有朝廷的军队。

只有一面旗,上面画了一只白骨骷髅,骷髅下,一个和他外甥女一样大的女童,微笑的望着他。

吴江深深的看了一眼,低头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