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本以为嫁了个傻子,结婚当天对他毫无防备

女主是秦怡男主是严易泽的小说叫做《本以为嫁了个傻子结婚当天对他毫无防备》,藏书文学为您提供秦怡严易泽小说在线阅读:秦怡的准新郎正在陪着她的“好闺蜜”生孩子,她当场就找了一个人嫁了,秦怡以为自己要嫁给傻子,对他没有丝毫防备,却不料他都是装的。

本以为嫁了个傻子,结婚当天对他毫无防备小说

本以为嫁了个傻子,结婚当天对他毫无防备

更新时间:2020-07-02 09:22
来源:七悦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本以为嫁了个傻子,结婚当天对他毫无防备》精选

“行了,如果你觉得东西可能在其他地方,你可以继续找。不过以后不要在大半夜的到处乱跑了,要是被人当成是贼就不好了。”莫雨刚说完突然有个佣人急匆匆的推开门跑了进来,“少奶奶,少奶奶,不好了,不好了。”

“慌什么?怎么回事?”莫雨抬头沉声问。

“管家,管家他刚才从楼梯上摔下去了,脑袋上全是血。”

“什么?”莫雨脸色大变,猛的站起身冲出去。

留在书房的白露璐瞪大了眼珠子,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踉跄着跟了出去。

到楼梯口时,莫雨远远就看见管家正四仰八叉的躺在一楼客厅的靠近楼梯的地板上,他的脑袋旁边流了好多血,一个女佣拿着一条毛巾正捂着管家额头上的伤口。

旁边一个保镖在打电话叫救护车,另一个则蹲在管家的身边检查他的情况。

见蹲在管家身边的保镖起身,莫雨担心的看了眼人事不省躺在地上的管家问。“管家情况怎么样?”

“暂时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具体的情况要到了医院才知道。”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送医院。”莫雨说完就指使佣人去搬管家的身体,方才替管家检查的保镖赶紧拦住。

“少奶奶,您别冲动。现在我们根本搞不清楚管家的情况,贸贸然的动他弄不好会造成二次伤害的,以我看还是等救护车来了再说吧。只要止住血,管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保镖这一提醒,莫雨这才意识到方才的举动有多么危险,点点头,“听你的,来个人去把药箱先拿过来。”

莫雨蹲在管家面前。紧张的看着昏迷的管家,尽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接过药箱,掏出纱布和止血药,莫雨这才让佣人把管家脑袋上的毛巾拿开,简单清理下,见伤口并不大,而且血也差不多止住了,莫雨送了口气,替管家消炎,小心翼翼的缠上绷带,。又让人找了条毯子盖在管家身上,这才缓缓站起身来。

“嫂子,管家他……他……他不会有事吧?”

白露璐拉着莫雨的,神色复杂的看着躺在地板上紧闭着双眼的管家问。

“照目前的情况看,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具体的还得到了医院检查过才知道。”莫雨说完转身看到白露璐情绪不太对,以为她是害怕,捏了捏她的说,“你先上楼去吧,别在这呆着了。”

白露璐摇头,死活要留下,莫雨也就没有勉强她。

救护车来的很快。随车的医生大致检查了下管家的情况,这才小心翼翼的把管家抬上救护车,呼啸着往医院赶去。

本来白露璐也想跟过去的,却被莫雨给拦住了,让她在家呆着。

“可是嫂子,我……”

“听我的,我去守着就行了。如果我下午还没回来,你就帮我去接下小羽,易泽回来之后你告诉他一声。”

莫雨走后没多久,凌穆扬来到了严家。

白露璐见到凌穆扬脸色很不好,可当着那么多佣人的面。她实在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简单客套了两句,白露璐让佣人们先下去。

“凌穆扬,你太过分了。”佣人一走,白露璐就和凌穆扬翻了脸。

“你在说什么?”凌穆扬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她。

“你还装?你敢说管家的事不是你做的。”

“管家?管家怎么啦?”

“你……”白露璐气的咬牙切齿,紧紧攥着拳头,深吸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好了,先不说这事儿。东西找到了吗?”

白露璐根本不搭理他,引的凌穆扬的脸色很是不悦,“我在和你说话,你没听到?”

“听到了,那又怎么样?”

“看样子你是不想见云儿了?也好,明天一早我就把他送走,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他。”

“你无耻。”白露璐愤愤的盯着凌穆扬眼睛都红了。

“随便你怎么说,我只要那个盒子,你拿不到之前我们的约定全部作废。别怪我不给你会,半个月,我再给你半个月时间,如果还拿不到,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凌穆扬推着轮椅转了个圈往外走,再也没多看白露璐一眼。

离开严家的路上,凌穆扬吩咐保镖去查下严家的管家出了什么事,当得知管家从楼梯上摔下来,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凌穆扬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轻声呢喃,“怎么会这样?”

快午时分,管家被退出了抢救室。

他的情况不太好,浑身多处骨折,医生说他至少需要在医院休养个月,毕竟他已经上了年纪,比不得年轻人,身体恢复的慢。

见管家的家人都赶来了,莫雨简单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要离开医院,刚走到医院门口就见严易泽走了进来。

“你怎么在这?”严易泽走过来担心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是管家。”莫雨简单把管家的情况说了下,听的严易泽直皱眉,“怎么会这样?管家一向都很小心,怎么会突然从楼梯上是摔下来?”

“我也不太清楚,我得到消息的时候,管家已经这样了。好在管家只是身体多处骨折,好好休养几个月应该就没事了。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前他的家人。”莫雨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奇的看着严易泽问,“对了,易泽,你怎么来了?”

“我来复查。”严易泽指着吊在胸口打着石膏的左轻描淡写的说。

“我陪你一起吧。”

“好啊。”严易泽欣然应允,莫雨赶紧过来搀着他,严易泽转头冲她无奈的笑,“我只是胳膊摔断了,又不是腿摔了,不用扶的。”

“我知道,可我担心你又不小心摔了。到时候可就不得了了。”

“好吧,这个理由我接受。”严易泽点头微笑。

趁着保镖去挂号排队的空隙,莫雨问起严氏集团的情况,严易泽轻描淡写的一带过,只说目前严氏集团的情况还算是稳定,叫莫雨不用太担心。

“真的?公司缺了那么多人,你怎么解决的?”莫雨好奇的看着严易泽问。

“很简单,借人。”

“借人?”莫雨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他。

“薛晚晴和萧项他们从各自的公司抽调了一部分的高层管理,借调过来临时帮忙。有了这些人的加入,公司的正常运转是没有问题的。等过一段时间招到人了,就没事了。”

“那还真要谢谢晚晴和萧项了。尤其是晚晴丢下公司一大堆的事,特意跑来帮忙。对了,晚晴还在公司吗?”

“在,不过这两天也差不多要走了。她美国公司那边出了点事。”

“她走之前,请她来家里吃顿饭,我想当面感谢她一下。”

复查完,莫雨陪着严易泽去看了下管家,这才分开,严易泽回公司,莫雨回严家。

莫雨没见到白露璐,问了佣人才知道白露璐回白家了。说是过两天再过来,莫雨根本没当回事。

下午接完小羽,吃饭前接到严易泽的电话,说是晚上有个重要的应酬,叫莫雨不要等他,他肯定要很晚才会回来。

晚上十点左右,莫雨哄小羽睡着,回到房间等了很久,知道快凌晨严易泽才一身酒味的被罗琦给搀扶回来了。

这是莫雨第一次见严易泽醉的不省人事,好奇的看着一旁的罗琦问,“易泽。他今天怎么喝成这样?”

“公司遇到点麻烦,少爷去找人帮忙,对方非要少爷陪他和高兴了才愿意帮忙,这不少爷就喝多了。”

“公司遇到什么麻烦了?上午那会儿,易泽不是说公司没事吗?”莫雨皱着眉头问。

“一点小麻烦,不是什么大事儿。少奶奶,快让少爷去休息吧。”

莫雨紧张严易泽,没再问,叫罗琦帮忙把严易泽扶到床上躺下,示意罗琦可以出去了,罗琦迟疑了下。“少奶奶,真不用我在这里守着吗?”

“不用,有我在就行了。”

“那……”罗琦不放心的看了严易泽一眼点了点头,“好吧,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儿您记得叫我。”

“你不用在外面守着,去睡吧。明天还得陪易泽去公司呢,等下有事我叫佣人就行了。”

严易泽醉的不省人事,莫雨看着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他很是心疼。

想让他睡得舒服点,去帮他脱衣服,可莫雨根本挪不动严易泽身子。扣子是解开了,可衣服怎么脱不下来。最后也只能弄了点热水给他擦了下身子,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自己则坐在他旁边守着他。

看着严易泽略显疲惫紧闭着双眼的脸,莫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刚才罗琦虽然说得很轻松,可莫雨却清楚的知道严氏集团肯定是遇到了麻烦,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麻烦,不然的话严易泽怎么会为了求人帮忙把自己搞成这样?

窗外夜色弥漫,房间里安静的落针可闻,莫雨隐约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女士香水味。

她轻皱起眉头,眯着眼睛嗅了嗅。是严易泽身上传来的,他满身的酒气都无法完全遮蔽这股香水味。

平时莫雨并不喜欢喷香水,但她对香水还是有些了解的。

这种香水应该是一种高档的香水,味道很好闻,很特别。

莫雨皱眉看着严易泽有些搞不懂了,严易泽的身上怎么会残留有香水味?难道他求的人是

一个女人?而且他们还有过身体接触?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莫雨的心里满是疑问,这一夜莫雨基本没怎么睡。

严易泽半夜吐了好几次,把莫雨折腾的够呛,又是拖地,又是替严易泽擦洗身子的。

快天亮时,莫雨才昏沉睡去,醒来时她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

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莫雨打量了下没见到严易泽,看了下时间快八点了,赶紧起身稍微洗漱了下,往楼下的餐厅跑去。

餐厅里,严易泽正陪着小羽吃饭,见莫雨过来皱眉问,“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我等下要送小羽去学校。”莫雨笑着走过去,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碗筷开始吃饭。

“等下吃完,你就去睡觉吧。我上班的时候顺便带小羽去学校。”

“没事,我送他就行了。你不用管了。”

从小羽的学校出来,莫雨赶去了严氏集团,却没见到严易泽,听薛晚晴说严易泽到公司一会儿就出去了。

“对了,晚晴,公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薛晚晴好奇的看着莫雨问。

“真没事?我怎么听罗琦说公司遇到了麻烦。”

“你肯定是听错了,公司一点事也没有。”

“真的?没骗我?”莫雨不敢相信的看着薛晚晴,见她一再保证这才点了点头。

莫雨又坐了会儿,这才起身告辞,离开时莫雨的眉头一直死死的皱着。

她相信薛晚晴不会骗她,可她更相信罗琦不会轻易的说出严氏集团遇到了麻烦。

那只有一种可能,严氏集团遇到的麻烦,薛晚晴根本不知情。

仔细想想还是很有道理的,薛晚晴美国公司那边出了事,要赶回去,严氏集团就算是真遇到麻烦,严易泽也会让人瞒着薛晚晴,不想再麻烦她。

莫雨刚到公司停车场,薛晚晴突然打了个电话里,问她走了没,要是没走就在停车场等她一会儿。

见到薛晚晴的时候。莫雨皱着眉头问,“晚晴,你怎么突然跑下来了?”

“找你啊!”

“找我?”

“对啊,有没有空,陪我逛逛街怎么样?”薛晚晴笑眯眯的问。

“逛街?现在?你不用在公司呆着吗?”莫雨好奇的看着她问。

“当然不用,其实昨天你家严易泽就让我今天不用过来了,我不太放心才过来看看。”

莫雨点了下头,“那好,我们走吧。”

薛晚晴就要回美国了,这段时间莫雨只和她见过一次面,还是在薛晚晴刚过来的时候请她到家里吃了顿饭。说起来也真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在薛晚晴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去了步行街,逛街,看电影,喝咖啡,打电玩,时光似乎回到了莫雨还是秦怡,还没有嫁给严易泽的那段时间。

下午两点的时候,两人进了一家奶茶店,一边喝着奶茶一边闲聊着,不知怎么就聊到了云儿的身世上。说起这个孩子,就连薛晚晴都有些唏嘘。

“对了,晚晴,你小心点白露璐,她在为凌穆扬做事。”

“你怎么知道的?”莫雨好奇的问道,这件事她似乎并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你知道凌穆扬的儿子云儿的亲妈是谁吗?”

“你不会告诉我是白露璐吧?”莫雨满脸不信,薛晚晴打了个响指,“宾果,恭喜你答对了,就是白露璐。”

“这怎么可能?她要真是云儿的亲妈,那她生云儿的时候还不到十八岁吧。”

“准确说距离她十八岁生日差天。不过生下云儿之后她就没能再见到云儿。直到前段时间白连城的寿宴上……”

“你的意思是……凌穆扬拿云儿威胁白露璐,让她帮他做事?”莫雨不确定的看着薛晚晴。

据她所知凌穆扬已经是个废人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唯一的孩子就是云儿,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想办法给云儿一个完整的家庭,怎么会舍得用他作为威胁云儿亲妈的筹码?

“虽然这听起来很残酷,可这就是事实。”

莫雨总算是明白当初白连城为什么不顾和严家的情分非要把里股份卖给凌穆扬了,怕是他也早知道这件事了,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希望凌穆扬对云儿,对白露璐好一点,不要辜负了她们。只是可惜……

沉吟间,莫雨鼻子里突然嗅到了一股很特比的香水味,她没记错的话这股香水味昨晚她在严易泽的身上嗅到过,难道是昨晚和易泽一起的那个女人?

莫雨下意识的顺着香水味传来的方向看去,可看到的却只是一个妖娆的背影,尽管只是匆匆一瞥,可莫雨却还是认出了这个背影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