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绝世战神归来

作者大大一月十三最新著作《绝世战神归来》主要讲述了陈夕苏月眉之间的故事,小说绝世战神归来内容细致饱满,非常值得一看哦:陈夕消失了很多年,所有人都将他遗忘,后来,他回归都市,早已经是战神的他看见自己的亲人受辱,于是他怒了。

绝世战神归来小说

绝世战神归来

更新时间:2020-07-02 09:37
来源:酷爱书院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绝世战神归来》精选

“放开狗哥,要不然我们弄死你!”

狗哥在陈夕手中,这帮人也不敢乱动,只能对着陈夕怒吼。

“如果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接下来的一幕有点不怎么赏心悦目。”陈夕转过头笑着对林依凡道。

后者乖乖的闭上眼睛,手紧紧的抓着陈夕的衣服下摆。

“你的狗好像不明白谁在掌握主动权啊!”陈夕转过头,脸上早已没有柔情,只有无尽的寒冷。

只见到一阵寒光闪过,等到众人定睛一看,惊悚的发现狗哥的一只血淋淋的耳朵掉在地上。

狗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瞬间清晰的钻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身子剧烈的抽搐,脸上的青筋涨得像是要爆开一般。

残忍!

所有人面面相视,全都倒吸口冷气

听到狗哥撕心裂肺的惨叫,闭着眼睛的林依凡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只要面前这个男人没有倒下,没有人能伤害到她。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一座大山挡在自己的面前,任它狂风暴雨,波涛汹涌依旧不能伤她一分。

“杀了他,别管我,给我杀了他!”狗哥喉咙里发出一声声怒吼,满脸狰狞。

“我让你说话了吗?”陈夕手起刀落,狗哥的一条手臂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鲜血,瞬间染红了狗哥身下的泥土。

没有一个人敢动,甚至不敢大口呼吸,灵魂都在颤抖。

他们出来混,砍人那是家常便饭,但却没有见识过这么狠的,砍断人的手臂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都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陈夕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一头猛兽,这完全是在拿他们老大的命在跟他们玩啊。

人命在他眼里如同草芥。

不知何时,林依凡已经悄悄地睁开了双眸,看着眼前这个浑身充满杀气,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男人,她一时之间有些醉了。

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以一当十,所向披靡。

“老子弄死你!”终于,有个小弟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压抑到极致的气氛,红着眼睛大吼一声朝着陈夕冲了过来。

手里的刀对着陈夕迎头劈下。

“小心!”林依凡惊恐的睁大美目,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下一秒,劈向陈夕脑袋的刀却再也不能前进半分。

“不知死活!”

陈夕一把捏住那小弟抓刀的手腕,用力一捏。

咔擦一声,那小弟的手臂竟然被捏成扭曲的麻花,骨头都从皮肤下刺了出来。

没有任何停顿,陈夕一个高抬腿由上劈下,重重的劈在那小弟的肩膀上。

“噗通!”

那小弟哪承受得了这股巨力?双膝砸在地上跪了下来,膝盖骨粉碎。

在看他肩膀被陈夕踢中的地方,已经凹陷下去,看着就像是少了一边肩膀,怪异又惊悚,如同鬼片里被扭断脖子的厉鬼。

连惨叫也没有发出,那小弟直接痛晕过去,看他的麻花状的手臂和肩膀,所有人同时倒吸口冷气,这家伙恐怕一辈子都会落得个半身不遂的下场。

“谁要是想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尽管放马过来!”陈夕冰冷的目光环顾四周。

被他眼神扫过,没有一个人敢正面对视,全都惊恐的低下头。

“滚!”陈夕沉声道。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丢掉手里的棍棒,接着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所有人都丢掉手里的武器,掉头就跑。

不到半分钟,这拥挤的隧道里,除了陈夕三人,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变得冷冷清清的。

只有两辆挖掘机静静的矗立在原地,见证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陈夕一把抓住狗哥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冷笑道:“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狗哥充满了怒火和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陈夕,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一声不吭。

“还挺有骨气的,就是不知道你这骨头有多硬!”陈夕不怒反笑,抓起狗哥的一只手指用力一掰。

咔擦!

狗哥的手指骨瞬间被掰断,疼得他五官都扭曲了。

“你知道吗?人的身上一共有206块骨头,如果我一根根的掰断,你说这是不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陈夕说着,又笑着掰断狗哥的另一根手指股。

十指连心,这种痛根本是言语无法表达的。

“有本事杀了我,你这么折磨我算什么本事!”狗哥眼睛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陈夕的笑容在他看起来,就如同魔鬼的微笑。

“你少了一只手臂,少了27块骨头,加上刚才被我掰断的两根,你身上还有177根。”

陈夕说着,抓起了狗哥的第三根骨头,缓缓说道:“友情提示,手指骨还不算是最痛的,植骨才是最痛的,很多人都以为植骨只有一根,但我能一点点的捏碎,按照我的技巧,能捏碎三十次,你不要紧张,就和捏碎方便面一样,很脆!”

魔鬼!

这人是个魔鬼!

狗哥心里的恐慌早已经大于身体上传来的剧痛,陈夕每说一个字他都感觉有种刺骨的寒冷。

这还是人吗?

捏碎人的骨头,就和捏碎方便见面一样?这有多残忍才能这么联想。

林依凡早已经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尽管陈夕的手段很残忍,但是她却没有感觉到害怕,虽然有些不忍,但却没有出声制止。

如果对调过来,陈夕被狗哥控制住,林依凡相信她和陈夕的下场不会好到哪去。

“咔擦!”

又一根手指骨被掰断,狗哥再也扛不住这剧痛,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

“我说......我说,求求你给我个痛快吧,我都说!”

“咔擦!”又一根手指骨被掰断。

狗哥差点没疼晕过去,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打湿无数次,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都愿意说了,你为什么还要掰断啊。

“不好意思,习惯性动作。”陈夕无辜的耸了耸肩膀。

习惯性动作?你这是多想把我整死?狗哥看向陈夕的眼神充满了怨念。

“早这样配合不就完事了?说真的,我不是一个喜欢用暴力的人,大家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把事情说看来不是很好吗?看这事闹的!”

陈夕把狗哥从地上搀扶起来,用手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

你不是个暴力的人,那我就是搀扶老奶奶过马路的良民了。

狗哥深吸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缓缓开口:“是乔......”

就在这时,陈夕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从隧道深处传来,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条躲藏在暗处的眼镜蛇盯着,让他头皮发麻。

来不及多想,陈夕抱着林依凡往旁边打了个滚。

与此同时,枪声响起,狗哥的半边脑袋被轰成渣,白的红的黄的像是喷泉一样溅了出来。

到他死的最后一刻,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脸上还充斥着对陈夕的敬畏和怨恨。

有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