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主角双丹田江尘剑宗

小编已经给大家整理好了《主角双丹田江尘剑宗》的精彩试读,下面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下剧情吧: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简简单单的一剑刺向了剑奴,大战开始,在另一个幻境的第十层中,江源的战斗可就比江尘激烈多了。

主角双丹田江尘剑宗小说

主角双丹田江尘剑宗

更新时间:2021-03-30 15:20
来源:腾文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主角双丹田江尘剑宗》精选

境界不是衡量一个人实力的唯一标准,不过境界高也是有着明显的好处的,那就是玄气的数量是肯定要比境界低的人多的。而且当一个人提升到某些境界时,还会拥有一些奇异的能力。

比如先天境,先天境之所以比凡人境强,就是因为达到先天后,能够将天地间无形的灵气吸纳进体内,和肉身融合在一起,增强身躯的力量。然后将玄气从肉身各处提.炼出来,并加以凝聚,使之在体内流动循环,从而主动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并壮大,然后继续不断塑造自身的肉体。

还是那句话,这并不代表先天境绝对能战胜凡人境。这个世界除了不缺各种天才外,更不缺各种逆天的功法,许多顶级功法与其它外物就能够让人在凡人境达到先天境的效果。

比如江尘,他体内有小漩涡,小漩涡生产的金色玄气就是一个逆天的东西。当初他被金色玄气猝体,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的肉身其实已经不弱先天境的肉身了。甚至比某些先天境的肉身更强。

曹火三人之所以震撼,是因为他们认为江源在十八层战斗中提升境界的,以凡人境闯到十七层,然后又在第十八层中晋升到先天,这就代表了江源不仅有强大的战斗潜力,还有强大的天赋潜力。

一个十六岁的先天强者,而且还是以凡人境闯到第十七层,在第十八层晋升先天的天才,这能不让他们三个震撼吗

“去通知妖女,就说有人要破她的记录了”秦枫看着塔上的那两个大字,低声喃喃道。对方没有达到先天就能闯到十七层,如今已经晋升先天,以对方的战斗力,闯过二十层应该不是太难。

在他身后的一个少年没有犹豫,转身就朝着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第十八层中,江尘手中的长剑不断挥舞,带起一道道残影与尖锐刺耳的破风声。而他的对手剑奴也不甘示弱,那手中的长剑以不弱江尘挥剑的速度不断挥舞。两人你来我往,已经不下数百招了

这第十八层的剑奴实力让江尘意外了,特别是那速度,比十七层的剑奴强了不知道多少。还好他这次没用那招后发制人,不然这次很可能就是他作死了。最差的也是同归于尽,因为这个剑奴的出招速度太快了。

如果他没有苦练两年的基本剑法,如果他没有在十万大山历练,如果他没有与先前的那些剑奴交手,现在他肯定早就落败了。

两人都没用剑技与什么剑气,都是用最基本的招式,就是你刺我挡,我刺你挡。当然,如此近的距离,也没办法使用什么剑气,因为任何剑气都是需要时间的,而两人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谁敢施展剑气,谁肯定立即被一剑穿心

剑奴还好,它只有战斗意识,没有其他任何的情绪。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刻,没有智慧对剑奴来说无疑是一个优点。因为它不会紧张,不会恐惧,除了战斗,它不会有任何负面情绪。

而江尘就会了,虽然他全神贯注的见招拆招,但是该有的一些负面情绪他还是会有,只不过被他死死压住,不爆发出来罢了。

不过,如果持久下去,他肯定会率先支持不下去的。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挥舞着手中长剑,江尘心中想道。

想到就做,江尘一剑刺在剑奴的剑身上,借助剑身上的力量,身体朝后轻轻一跃,就在江尘朝后一跃的那一瞬间,剑奴抓住了这个机会,欺身而上,手中的长剑带起漫天剑影笼向了江尘。

漫天剑影袭来,江尘脸色不变,手中长剑脱手而出,电射向了剑奴。“叮”的一声,江尘长剑被剑奴挑飞,在长剑被挑飞的那一瞬间,江尘两个硕大拳头猛地出现在了剑奴的面前,一拳轰向了剑奴的长剑,一拳轰向了剑奴的胸前。

突如其来的两个拳头让得剑奴一顿,显然,它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会用拳头,不过他很快就反击了,手中长剑一弯一曲,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刺向了江尘的胸前。

高手决胜就在一瞬间,就在剑奴这一顿,江尘的右拳已经直直轰在了剑奴的胸前,不过剑奴的长剑也刺在了江尘的胸前,只不过剑奴长剑刚刚刺穿江尘的皮肤,就被江尘拳头上的巨力轰的倒飞而出。

在江尘拳头刚接触到剑奴胸前的那一瞬间,江尘化拳为剑指,轻轻一弹,两道剑气贴着剑奴的身体与剑奴飞了出去。空中,剑奴速度下降,两道剑气穿透而过,剑奴身体缓缓消散。

在剑奴的身体与长剑消散的那一瞬间,一抹鲜血自江尘胸前处流了出来。

虽然明知道这是幻境,人不会真的死,但是在刚才那一瞬间,江尘还是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与十七层的时候一样,这次他如果慢一点,他同样就得止步了。

江尘捡起了先前被剑奴挑飞的长剑,然后盘坐在了地上,自我检讨了起来。

从这次的战斗江尘知道,他的剑法或许已经不错,但是在与刚才的剑奴交手中,他的剑法与他本身还是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剑法的不足在于速度不够,很多时候只能防御而不能进攻,即使有时看到了破绽,但是却不能及时出剑。

自身的不足在于不够冷静,特别是最后出于下风时,他明显急躁了起来,最后一搏虽然让他赢了这场战斗,但这是他赌出来的。

可以说,这局战斗他并不满意。因为他不喜欢赌,如果能够保持心态,不急不躁,就算不能以剑法取胜这个剑奴,但在交手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而赌,就讲究运气两个字,江尘不喜欢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两个字身上。

“看来我的战斗经验还是有些少,这次出去后,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多多实战,最好是去十万大山与玄兽生死搏斗。只有在不断的生死历练之中,我才能越来越强,才能在未来那个什么青云榜上杀出一条路出来”

总结完后,江尘站了起来,然后看向了第十九层。第十八层的剑奴的实力他先前就感受到了,可以说是他见过先天境以下最强的。而这第十九层又会强到何种地步

这次江尘没有在踏上去了,而是原地盘坐在地上,运用金色玄气修复着胸前的那个伤口。面对下一个对手,江尘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要以满血的状态去拼。不然,第十九层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最后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