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女帝被追杀掉出杂役送的戒指

作者大大青鸾峰上最新著作《女帝被追杀掉出杂役送的戒指》主要讲述了杨叶宝儿之间的故事,小说女帝被追杀掉出杂役送的戒指内容细致饱满,非常值得一看哦:闻言,杨叶沉吟了片刻,体内玄气涌动,以手指代笔,在地上一块石头上轻轻划了一下,顿时,一条金色的线出现在石头的上面,见状,杨叶心中一喜,又继续划下去,不一会儿,一个金色的“杨”字便出现在石头上。

女帝被追杀掉出杂役送的戒指小说

女帝被追杀掉出杂役送的戒指

更新时间:2021-04-06 23:04
来源:腾文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女帝被追杀掉出杂役送的戒指》精选

看到杨叶兴奋的表情,宝儿犹豫了下,想到先前杨叶朝巨蟒王冲过去的那一幕,她不在犹豫,小手伸进兜兜里掏出了一卷卷轴递给了杨叶,道:“小杂役,这本卷轴是“基础符纹决”,它跟其它“基础符纹决”不一样,它里面有着爷爷记载的无数心得。我基本都已经会了,现在我把它给你,你可别给其它人,明白吗?”说到最后句,宝儿脸上显得有些凝重。

闻言,杨叶动容,犹豫了下便接过了那本卷轴,然后看着宝儿,认真道:“谢谢,你放心,我不会给别人的。”这是一个机遇,一个成为符纹师的机遇,他不想放弃。

宝儿点了点头,然后轻声道:“爷爷去了大秦帝国,我不能带你回符峰。等爷爷回来了,我让他看看你符纹师资质如何,如果好的话,宝儿就让他收你为徒,即使不好也没关系,到时你跟宝儿混吧,宝儿也很厉害的!”

听到宝儿的话,杨叶心中有些感动,宝儿不仅赠送他那珍贵的“五行符文决”,还准备将他介绍给她爷爷,眼前这个小女孩是真正将他当做了朋友啊!

“小杂役,你可要记住,不要认为可以成为符纹师就忽略了玄者境界的提升,要知道,你体内玄气越加凝炼,那制.作出来的符箓的效果就越好。而且制.作符箓是需要消耗很多玄气的,以你现在体内储存的玄气,最多就只能制.作几张而已,知道吗?”宝儿认真道。

杨叶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我的目标可是成为内门弟子呢!”虽然符纹师这职业很尊贵,但是他从未放弃过成为一名强大的玄者,有了强大的实力,才能更好的保护母亲与妹妹,至于符纹师,离他还是太远了些。

“内门弟子?也好!”宝儿笑了笑,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天色已晚,想了想,然后从小兜兜里掏出了两个白玉瓶与一根符纹笔,道:“这是玄兽精血与灵草汁液,你可以按照“五行符文决”先练练,过些时候我在来找你玩,我先走了!”说完,对着杨叶摆了摆小手,然后背着小手,一步一跳朝着谷口跳去。

看着宝儿的背影消失在谷口,杨叶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那卷卷轴打了开来.....

“五行符纹决,符纹之道......”

......

从清风谷回到杂役峰,杨叶来到了食堂,刚进食堂,杨叶就发现食堂里有一半人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这些杂役弟子有的对他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而有的脸上则是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对着那些对他露出和善笑容的杂役弟子点了点头,杨叶正准备去打饭,这时一道冷喝声在他身后响起。

“杨叶,你给我站住!”

闻言,杨叶眉头一皱,这声音他很熟悉,是许管事的声音,他知道,麻烦又来了。

杨叶转身看着徐管事,徐管事大约四十几岁,身材肥胖,满脸的肥肉,与他距离稍远的话,估计连他的眼睛都看不到,穿着一件宽大的杂役大褂,但还是被肉塞的鼓鼓,肩膀背上,都映着红润的肉色。

在剑宗,徐管事还有个外号,徐扒皮,因为一旦哪个弟子得罪他了,那至少会被他扒一层皮。

在许管事身旁,还站着嘴角噙着冷笑的杜修三人。

见到徐管事四人,餐堂一些杂役弟子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与怨恨,眼前这四人,平时可没少剥削他们,但是他们都只是敢怒不敢言!

“我就说吧,杨叶打了杜修,徐扒皮能放过他吗?现在杨叶死定了......”

“是啊,当初有个人反抗徐扒皮,被徐扒皮这四人当场打死,哎,杨叶当时怎么就不晓得忍忍呢?年轻人就是冲动啊,这冲动要不得啊......”

“嘘,别说了,不然徐扒皮听到了少不了你一顿鞭子。”

徐管事四人走向了杨叶,当走到杨叶面前时,徐管事那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鞭子,看着脸色平静的杨叶,徐管事狞笑道:“杨叶,做人要分得清现实,你曾经是外门弟子,但是你现在已经不是了。既然你来到了我的地盘,那就得遵从我的规矩,你打了我侄子,你说说,这事怎么解决?”

“叔叔,跟他废话什么,弄死他!”这时,一旁的杜修看着杨叶,狠声道。今天他可以说是面子丢进,这口气,他忍不下去。

杨叶冷冷看了杜修一眼,然后看向徐管事,道:“你说说,怎么解决?”

闻言,徐管事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信封,信封封口已经被撕,显然已经被人看过,徐管事取出了其中的信,然后笑道:“杨叶,听说你有个妹妹,才十几岁?好像还没嫁人,你看我如何?我最喜欢这种小女孩了,让你妹妹做我的小妾,然后在给杜修跪下认个错......”

突然,徐管事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一个硕大的拳头已经朝他轰了过来。

听到徐管事侮辱自己妹妹,杨叶脸色陡然间就狰狞了下来,然后直接便是一拳轰了过去。妹妹与母亲是他的逆鳞,不容任何人触犯。

“澎!”

徐管事哪想到杨叶会突然动手,当下猝不及防,脸部便是与杨叶拳头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一声惨叫,身体倒在了地上,然后鲜血自鼻嘴中流了出来。

杨叶并没有收手,反而是身体一个疾冲,瞬间来到了徐管事面前,躲过徐管事手中的鞭子,然后对着徐管事那一身肥肉猛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