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时年情歌薄荷

《时年情歌薄荷》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是大神小呀小猫咪的得意力作,主角是夏俐莉陈斯旬,属于熬夜必看的优质好文:一旁被冷落的陈斯旬看着眼前的情景,悠悠地晃着杯子里的红酒,嘴角轻轻地牵出了一个弧度。

时年情歌薄荷小说

时年情歌薄荷

更新时间:2021-05-04 14:54
来源:知乎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时年情歌薄荷》精选

只那双眼睛和露出的半截鼻梁,夏俐莉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或许是他身上那种岁月静好,镇定人心的气场实在过于强烈,夏俐莉在这片刻的安静中竟慢慢地平复了心情。

「医生,我,我牙疼。」夏俐莉捂着依旧肿着的左脸,嗫嚅道。

「你先躺过去。」他的声音像是高山上流下的清泉一般带着山间的凉意。

夏俐莉「哦」了一声,很是乖巧地走到牙科椅上躺下。

「张嘴。」

当他手指的凉意通过下巴传递过来的时候,夏俐莉突然觉得有些羞耻,于是眼神微微偏了下,正好对上他白大褂口袋上插着的红黑蓝笔。

夏俐莉努力辨认了一下,发现是晨光牌的。她以前念书只用这个牌子。

「你左边的智齿已经长出三分之二了,不用拍片,可以直接拔。」用医疗器械观察片刻后,他松开她的下巴道。

「噢噢,那就拔吧。」夏俐莉还在愣神中,听了他的话只是讷讷地应好。

不过,除了应好,她好像也没什么其他好说的,难不成拉着医生的白大褂对他哭诉「我怕疼,能不拔吗?」

不存在的。

他坐回座位,在她的病历单上刷刷写着什么。夏俐莉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趁对方低头,撑着脸颊,慢条斯理打量起对面这个看着还很年轻的医生。

就在夏俐莉沉浸在美色中无法自拔的时候,突然瞥到桌角的名牌,然后像是整个人都被上了一层麻药,动弹不得。

因为上面赫然写着:青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执业医师陈斯旬。

陈斯旬?

得到这一认知后,夏俐莉倏然抬起头,却正好对上他那双温润平和的桃花眼。那双眼睛里,此刻看不见丝毫的波澜。

夏俐莉僵着嘴角直视着他,在心底哀号:老天爷,请一定只是同名同姓啊,否则她的人生,实在太狗血了。

之后夏俐莉几乎像个木偶一样听着陈斯旬的指令,他说躺着就躺着,他说张嘴就张嘴。就连她来之前脑补了千万次,怕得不得了的上麻药过程,她都是机械而被动地接受着。

这颗智齿折磨了她二十个钟头,但是却只用了二十分钟就终结了它。

而在上麻药到拔完智齿这短短半个钟头,夏俐莉的心里一直在天人交战。

如果这个陈斯旬就是她认识的那个陈斯旬,他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和她相认?如果这个陈斯旬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陈斯旬,他为什么也正好学医?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无论哪一种情况,都让夏俐莉觉得巧合得过分。而有时候过分的巧合往往指向一个必然的结果。

「可以了。」陈斯旬把那颗还带着血的智齿扔进托盘,转头对表情一直纠结到现在的夏俐莉道。

夏俐莉盯着他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睛,犹疑地坐起身,眼睫微垂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突然伸出手,在陈斯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摘下了他的口罩。而在指尖触碰到他温热的皮肤时,夏俐莉心中,无端就有了预感。

陈斯旬的脸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暴露在空气中,高鼻薄唇,精致的侧脸线条。看清他的脸后,夏俐莉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捏在手里的口罩似乎还带着他的余温,她却觉得烫手得不得了。

果然,这个陈斯旬,就是夏俐莉记忆里的那个陈斯旬。

「怎么会是你。」夏俐莉不自觉死死咬着下唇,麻药药效未褪,嘴唇毫无知觉。

陈斯旬意外的表情只在夏俐莉摘口罩时维持了片刻,开口时已经是云淡风轻,「还认得我啊,老同学。」

怎么会不认识,化成灰我都认识你啊!夏俐莉真想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