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仙之囚牢

网文大神我爱筱娟的最新作品《仙之囚牢》火热来袭,主人公是古囚党淑娟免费阅读,这里提供古囚党淑娟全文完结阅读,精彩节选:人族的小白脸和小娘皮,你们也离开吧,这个小世界现在不稳定了,我哥哥褪去了体内的魔气就要破封了。牛四顶着牛头。两只牛眼像灯笼一样大小,看着党淑娟等人嗡嗡作响。党淑娟等人哑然,这是准妖圣吗,没有一点妖圣的样子,满嘴粗话!

仙之囚牢小说

仙之囚牢

更新时间:2021-10-07 17:51
来源:悠书阁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仙之囚牢》精选

“玄阶六阶了,这种感觉很好。”古囚重组身躯后,发现自己又连突破两阶,体魄也更加的强大了。

“前辈,还有什么挑战一起来吧。”古囚兴奋的说道。

“你这孩子太不一般了,既然如此你要小心了。”赤尻马猴欣慰的声音从石棺中传出。

“来吧,我可以承受。”古囚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大阵中九道雷光降下,劈在了古囚的身上。古囚身躯充满了裂痕,将要奔溃,

“啊,好疼啊。”古囚撕心裂肺的大叫着,阵阵雷光在他身躯旋转,发出滋滋的声音,

“孩子,就算是王者在这等级的雷光下,一不小心就会陨落,你如果坚持不住,要提前开口。”

“没事,我可以坚持住。”古囚咬牙强忍着,他用吸收三昧真火的办法来吸收雷光,可是他错了,雷光刚刚触碰身躯内的元神就与三昧真火剧烈的碰撞,两种毁灭性的力量在古囚的身躯内碰撞。

“哇。”一大口鲜血从古囚口中吐出,他的四肢百骸已经完全碎裂,身躯也应声四分五裂!

雷光与三昧真火在古囚碎裂的骨头与元神上撞击,即使古囚身躯爆碎,但是他的元神并没有被泯灭,他的元神正在承受非一般的痛苦。

“怎么办,我要死了吗?即使元神与躯体融合也有磨灭的可能,火与雷,两种毁灭的力量撞击,真的太霸道了,我该怎么办?”古囚,内心颤抖,精神快要奔溃,元神与骨骸真的要被磨灭干净了,怎么办?

“雷,毁灭死亡的力量,也孕育有新生,曾经就有人沐浴雷光而涅槃成功,火也同样,上古神兽凤凰也是渴望而生,两种毁灭的力量代表死,其中也有生,生死生死?我知道了。”古囚仿佛想明白了什么。他主动释放出自己融合在骨骸里的元神,慢慢在雷光中凝聚,一个三寸高的小人在虚空盘坐,

“来吧,雷与火,毁灭我的元神吧。”古囚怒吼,牵引骨骸上的雷与火灼烧淬炼他的元神,古囚的元神在雷与火的熬炼下近乎破灭,江浩彻底消散,化为飞灰,就在这时,雷与火竟然不再撞击,两者慢慢趋于平静,竟然相互交叉融合在了一起,包裹着古囚那脆弱的元神。

“真的可以?只有历经死亡才能获得新生。这就是雷与火蕴含的生机吗?”古囚开始吸收包裹在元神周围的雷电与三昧真火,一个小时过去了,古囚的元神璀璨明亮起来,不再暗淡,雷电与三昧真火终于被古囚吸收了,然后古囚重组躯体,站立在大阵中央,他神采奕奕,气宇轩昂,只是个头还有点小。

“哎,后生可畏啊,人族又将诞生一位绝世天才啊。”石棺中的赤尻马猴感慨道。

“前辈,还有挑战吗?”古囚经过刚才生死历练,发觉自己的实力又进阶了一阶,如今已经玄阶七阶踏入玄阶后期了,如果再来几次历练想必自己很快就能突破玄阶成为地阶强者。如此修炼速度只有古囚一人,毕竟他元神与躯体融合了,练体也是修神,共同进步。

“你啊,这九天神雷已经算是你能承受的最大挑战了,如果真个发挥这里大阵的力量,即使我也难逃一死。”赤尻马猴哑然,这小子竟然上瘾了,如此怪胎世间也就他一人吧。“啊,那真是太遗憾了,还想借此突破地阶呢。”古囚满脸失望之色,遗憾的说道。

“呵呵,孩子,既然你挑战成功了,可以继承我兄的传承。”赤尻马猴的声音从石棺内传出。

“前辈,不知道是什么传承?”古囚两眼放光,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孩子,你向前走,看到石棺上悬浮的金箍了吗?”赤尻马猴指点着古囚向前走去。

“你摘下那个金箍。”

“这金箍好重。”古囚闻言探出手把悬浮的金箍拿到手里,淡淡的光辉在金箍上流转。

古囚刚刚把金箍拿下来,那石棺竟发出隆隆的声音,棺盖慢慢的打开,一缕缕淡淡的魔气向外蔓延,石棺内的赤尻马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那蔓延在外的魔气吸到了身体里。

“孩子进来吧。”赤尻马猴说道。

“这石棺竟然是一个通道?前辈你在里面吗?”古囚走到石棺前,看向石棺内,石棺内黑隆隆一片,深不见底。

“嗯,我就在下边,你沿着石棺内的通道下来,就能看到我了。”赤尻马猴说道。

他难道是想害我吗?他可是圣人啊,如果我就这样下去,不会被他夺舍了吧。古囚心里打鼓,不管了,如果对方想害自己,那是举手之劳的事,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古囚下定决心准备踏入石棺内。

“孩子,你警惕心太强了,如果我想害你,你能走到这里吗?”石棺底部的赤尻马猴一阵无言。

古囚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踏入石棺内,由于他还没有突破地阶,身体在石棺的通道内极速下降,大概下降有一百多米,古囚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呦,疼死我了。”古囚龇牙咧嘴的叫唤着。

“呃,孩子,你不会腾云术吗?”赤尻马猴看到摔在地上的古囚很是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