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美人风华血成沙

小说《美人风华血成沙》by织女,由藏书文学为大家带来主人公是战其镗苏政华的精彩佳作,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靠在马车上的苏政华忽的道:“将军们,这次出宫时,是奉皇奶奶之命来接她到宫里,这位将军不知道将军会不会再来接她到宫里去了?让她先走一会儿吧。”前一段时间,战鹰只知道太子殿下和自己的孩子不对劲,三天一小掐,五天一大把的,现在又要为自己的熊孩子打气吗?

美人风华血成沙小说

美人风华血成沙

更新时间:2021-11-16 22:44
来源:掌中云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美人风华血成沙》精选

“既是如此,你就好好去陪陪太后娘娘!要是让我知道你又闯祸,就回去抄家规!”战鹰又将她从窗口塞进了马车里。扒在马车上的战其镗松了口气,朝战鹰笑盈盈的挥了挥手:“爹,你要是不把那小情人儿赶出去,我也不会回来了。”

“那不是小情人!!!”战鹰瞪着那已经开始行驶了的马车,一迅雷看看咆哮!日子没法过了,一个两个的都不信他!

马车已经从战鹰的眼前使远了,他站在原地,默了一会儿,将那门闩捡了起来,凝着门框上面的那小钉子,猛的缩了缩眼球,朝着太子的马车追去,速度如同一阵风。眼里染着焦急!他分明没用什么力道,为些年一直用门闩揍她,用得也顺手了,所以不曾想,这一次这门闩是否有钉子,可是这个钉子,是从哪里来的!

战鹰到底没追上,因为那马车已经使进皇宫了。

战其镗不是第一次进宫,那国子监也是修在皇宫里的,只不过是修在偏一些的地方,并没有占据皇宫的主要区域,所以如今战其镗扒在窗口,瞧着外头来来去去的御林军,目带骄傲:“太子殿下,我哥哥也从军了呢。”

太子凝着她如清晨初开的花朵般干净的面容,忽的朝她伸出手,满眼宠溺:“棠之,过来。”

“你让我过去就过去?我可没忘记以前你在场上打不过我背地里玩阴的,哼!小人。”她抱着手臂,坐在苏政华的对面,抬着下巴,瞧着苏政华,大约这么多人里面,也就只有她一个人是不怕他的,所以,也曾因着这份特殊而特殊对待过,只是,时光总是将事情变得很复杂,很糟糕。

苏政华默了,老天也忒坑了些,若是当真要复生,为何不再早一点?那一次他确实是气不过,暗地里找人将这战其镗给揍了,本意是给点教训,轻轻打打就成了,没曾想,这小妮子当真是……爆脾气,追着那群人硬是打了三条街,最后落了个两败俱伤。唉,谁都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发。

啧,不愧是将门虎女。

“棠之……”若是知道,后来的我会那么爱你,又怎么舍得欺你。

“我叫战其镗,战鼓其镗的其镗!”她瞅着对面那满眼温柔的人心里直发毛,总觉得这眼光是在将她一点点的养肥,然后再吃掉!

苏政华哭笑不得:“我知你是战鼓其镗的其镗,一会去见皇奶奶,你要乖,不要胡闹。”

“哼。用不着你来教我,皇奶奶最疼我了。”她抱着手机臂,仰着脸一副傲气的模样。

马车停在了慈宁宫的宫门口,战其镗不等从马车的画门走,翻窗就跳了出去,一路蹦蹦跳跳的跑了进去,甜甜的清脆的嗓音在慈宁宫里响起,人未至,声音已经送到了,连通传都省了。

“皇奶奶,我来看你啦。”她跑进内殿,见二殿下苏恒玉也在,凑了过去,瞧着苏恒玉的脸,微微皱眉。

在苏政华看来,就是战其镗在亲苏恒玉的姿势,于是大步上前,一把将战其镗给带进了怀里,眼神有些冷:“棠之这是瞧什么?”

“棠你仙人板板啊,恒玉,你脸上那个伤,怎么回事啊?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多了这么一点伤,丑了好多。”她一脸嫌弃的瞅着那个伤口,苏恒玉面目温润,举止得体的朝苏政华作揖,温声道:“见过大皇兄,其镗,这伤,就是小猫儿抓了一下,不妨事,过几日就好了。”

“猫?”她眨了眨眼,视线在这屋子里转了一圈,没见着哪里有只猫啊。

“嗯,养在二宫。”宫里的人都称太子的为东宫,而二殿下的福宁宫则被称作二宫。这也是内部的称法,若是外部,则称福宁宫。

“我要去看!”她笑得春风满面,拉了这苏恒玉就要走。

苏政华扣着她另一只手机,眼神微眯了眯,朝太后道:“皇奶奶,孙儿与棠之有些私事相谈,就选告退了。”

“唉……你这孩子……罢了罢了,去吧,可别欺负了她。”慈祥的老奶奶笑盈盈的朝战其镗挥了挥手,战其镗被他拽着出了慈宁宫,她甩开这苏政华的手,一脸防备的瞧着他:“你还想打架?来啊!我奉陪到底!今天不把你打扒下,姑奶奶我就跟你姓。”

“不把我打扒下,当真跟我姓?”他在意的却是这么一句。

战其镗有些懵,瞅他这满眼温柔的模样,难不成这句话哪里不对?可是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板上的钉子,不容悔改!她硬着头皮道:“君子一言!”

这两个人就这么在慈宁宫的大门口打了起来,年近六十的太后得知此事,在二殿下苏恒玉的搀扶之下匆匆跑了来,这分明就是两个孩子,可是那招招式式却透着久居打场的熟练!

“都住手!”太后一记权杖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战其镗与这苏政华纷纷松了手,战其镗差点摔倒,苏政华顺手拉了她一把,结果挨了战其镗一脚,站在她身旁,望向太后,眼底透着浅浅的温光,那抹温光使得他整个人的气氛都变了,变得越发的温和。

太后只瞧着这又打起来的两个人,有些头疼,心里想着,要如何将这两个孩子那暴躁之气化了才好。

太后那张慈祥的脸上依稀里还可以看出曾经的风华来,她的声音在这慈宁宫的门口扬起:“你们两个,给哀家去书阁里抄篇《礼记》明日哀家要亲自抽背!你们都是哀家看着长大的,如今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如今再打下去可就过份了!其镗,你也是,你已经十一了再过几年,便可嫁人了,如今不学着些女则女训的,他日谁敢娶你。”

战其镗仰着头,小声道:“我喜欢我爹,要不然,我嫁给我爹算了?”

“你,你这孩子!去给哀家将女则女训各抄五遍。”太后一张脸憋着笑,转身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