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昙花一现已千年

乔韵寒君澜殇姜茵是小说《昙花一现已千年》的主要人物,原创作者山谷俗人倾心所创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顾大人,这宕阳不可久呆,瘟疫已经开始盛行,为了防止瘟疫蔓延至其他城,皇上已下了圣旨,从明日开始,关了宕阳城门,锁门闭城。宕阳的百姓不能出城,城外的百姓亦是不能进来。所以您明天跟着我们一起回天城吧。皇上也放心,莘妃也放心。”

昙花一现已千年小说

昙花一现已千年

更新时间:2021-11-16 22:57
来源:阳光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昙花一现已千年》精选

她每日都昏昏沉沉,有时嗜睡,有时清醒,有时浑身疼痛不已,有时又精力充沛。疼起来时,她不肯叫一声,自己默默咬牙坚持,脸色苍白,满头的大汗。

每当此时,顾南封都会把她搂进怀里不停的安慰,她没有力气拒绝他的温暖。最痛的那次,她意识已经变得模糊,模糊中,看到周成明笑着向她招手,对她说

“姜茵,赶紧回来,工作室没有你,我快要累死了。”

从前在现代时,她与周成明的关系冷漠,但现在回到古代,每每难过时,便会有周成明的影子出来。其实周成明只是一个衍射,她潜意识里,想回到现代而已。

模糊里,周成明模糊的影子,姜茵便忽然留下了强忍的泪水,泪眼朦胧之中,便看到了君澜殇,是他年少时候的样子,笑容温柔冲着她

“阿寒,我带你回宫,许你一辈子安稳的生活。”

梨花树下,他抱着她旋转,旋转。

又忽地看到他在街头,睥睨天下的傲然样子,耳边响起

“你若死了,我让这天下变成人间炼狱。”

她一下从迷糊之中惊醒,醒来才发现自己在顾南封的怀里,紧紧拽着他胸前的衣服,胸前一大片的衣衫已被她的泪水浸湿。她不知自己刚才是否有叫周成明的名字,不知是否有叫君澜殇的名字。顾南封低头,轻柔问道

“好点了吗?”

“嗯。”她轻轻点头。

顾南封便轻轻放她躺回床上。

其实,白天的时候,大多是碟夜陪着她,精力好时,姜茵会悄声问她一些关于也烈的事情,知道也烈现在依然是玄国的少主,依然向往云游四海,无心朝政,依然善于专研各类奇珍异术与各类疑难杂症。碟夜平时话少,但是说到自家少主时,会难掩自豪,不知不觉便透露了更多地消息给姜茵。而姜茵听着也高兴,这就是她认识的也烈。

晚上的时候,顾南封忙完白天的事情,便会来替碟夜的班照看他。因姜茵病情越来越严重,顾南封也逐渐的不那么轻松自如了。他常常在油灯之下,一坐就是一整晚,姜茵最初不知道他做什么,后来才发现,原来他在翻医书,翻看以往的病例与记载,一字字,一页页,一本本,认认真真的看,做了笔记。

油灯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直接笼罩到床上的姜茵。这样的顾南封早不是她最初认识的那个没心的花花公子,谁说他没心?

他经常熬通宵的看医书,熬通宵研制新的药品,熬着熬着,便趴在圆桌前睡着了,睡了一小会,立即又起来继续翻书。

“姜茵,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

这是他以为姜茵睡着之后,悄声在她耳边说的话。他偶尔会有写草木皆兵,只要看到床上得姜茵没有动静了,他会立即紧张的坐在她的旁边,用手轻轻探一下她的鼻息,发现她活着才放心的又坐回圆桌去。

而姜茵其实并没有睡,这是不想打扰他,而假装睡着而已。这也让她发现,其实顾南封白天的乐观与坚强,只是做给她看,不让她担心而已。

顾南封这几天做的最多的便是不停的煎药,不停自己煎药,自己试药,发现没有副作用之后,才端来给姜茵喝。

姜茵咳嗽,发烧,浑身疼痛,断断续续的清醒与迷糊。吃了顾南封的药,便不见好转。样子一天天的萎靡下去。

而每天白天忙碌,晚上熬夜的顾南封亦是好不到哪去,他的脸色也变得蜡黄,又因为担心,所以精力憔悴。

姜茵看不下去了,对碟夜说

“你想个办法让他好好睡一觉,这么下去,抵抗力一弱,必然会感染上瘟疫。他现在没传染上,全凭这好的身体。你想个法子。”

“好。”碟夜答应的很爽快。

让姜茵膛目结舌的说不出一句话的是,碟夜的方法,真的很简单粗暴。

顾南封照例白天忙完,晚上刚推开姜茵的房门,刚开口问姜茵

“今天有没有好一些?”还未等姜茵回答,在门口的碟夜直接一掌打在他的脖颈处,他浑身便瘫软倒地,昏睡不醒。

碟夜的出手又快,又狠,又准,连有心理准备的姜茵都不免震惊又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