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相府庶女:废妃不好惹

小说《相府庶女:废妃不好惹》by娴月扶风,由藏书文学为大家带来主人公是甘芙文斐的精彩佳作,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沈慧什么时候教了你弹钢琴?”南宫御见文斐早已派人去找甘录,因此再次讯问这一小女孩,即使她是甘录的闺女,甘录和沈浩是有效的好朋友,俩家的孩子走的非常近,但一个不被认可的私生子,甘芙怎么和她有相交?

相府庶女:废妃不好惹小说

相府庶女:废妃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1-11-26 22:58
来源:奇热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相府庶女:废妃不好惹》精选

甘芙唇角微微一勾,一抹神秘莫测的笑意浮现在嘴角,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啊?”王大更加疑惑了,小姐让他在仙女湖中扎了许多木桩子,而且不能露出湖面,可扎木桩子能钓鱼吗?

甘芙没有理会王大张得老大的嘴巴,转身踏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是她报仇的第一步,她要用这些木桩子钓几条大鱼!

十月下旬,山中已经起雾。接下来几天,甘芙天还没亮就会出去,但从不让人跟着,雾散了才会回来。仆人们虽然疑惑,知道如今的小姐行事不比之前,对他们虽然不打不骂,却不让任何人靠近,所以也就安安分分的做好份内之事,不去过问。

后来,渐渐的,京城中流传出一则消息,说京畿郊外的仙女湖中,有人发现有仙女时常出没。据说,这位仙女出现时,必定云雾缭绕,仙乐齐奏,百鸟朝鸣,千兽避让。因此,最近,仙女湖几乎每天都人山人海,尤其是吟风弄月的公子们,相携来此露营等候,期望能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仙女。

有几个京中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还打了赌,赌谁能第一个见到仙女的真容,赌资颇丰。听说京畿第一纨绔子弟定王府世子文斐拿出千年暖玉床作为赌资,京城首富林家大少林朗更是压了十万两金子作为赌资,因此,那些原本对仙女不是那么感兴趣的公子哥们,为了那无价的千年暖玉床和十万两金子也趋之若鹜。

冬月初十,清晨下起了大雾,仙女湖周围一早就有许多人候在那里,想要一睹仙女的真容。当黎明的曙光穿透浓雾淡淡的洒在平静的湖面上时,众人纷纷翘首期盼,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一眨眼就错过了仙女的仙姿。

当湖面渐渐的被白雾笼罩后,一缕缕琴音从山中传来,琴声悠扬悦耳,带着几缕柔情,几缕梦幻,几缕空灵,穿透浓雾,涌入每个人的心底,让所有人都沉醉其中,飘飘欲仙。这时,几道人影突然从人群中飞跃而起,隐没进浓雾中,但所有人却仿佛没有看见,沉醉于琴声中无法自拔。

“什么人,敢装神弄鬼!”浓雾中,一道淡蓝色身影如一道蓝光穿透白雾朝湖边丛林中某一处地方飞掠而去,不过片刻,一柄银光闪烁的利剑已经抵在了一个小姑娘的喉间,惊得那小姑娘双手一抖,琴声止住,天地瞬间寂静。

湖边的所有人这才从琴声中惊醒,纷纷四处张望,没有见到传说中的仙女,嘘叹不已。

而湖边的丛林中,那个淡蓝色的身影立在一处小溪边。小溪中一块凸出的石头上,一名大概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一张精致如玉雕的小脸惊恐的盯着眼前的男子,那双闪动着水光的美眸仿佛在控诉这个闯入者。面前的那张普通的焦尾琴端放在石头上,横亘在两人中间。

文斐缓缓放下手中的长剑,唇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你是什么人?敢在这里装神弄鬼?”他感觉得到,这个女子不会武功。

甘芙凝视着眼前的男子,还透着些许稚气的脸如最好的雕刻工匠用最好的和田白玉雕刻出的完美杰作,顾盼间都是不同的风景,头顶黑发全部束起,戴一顶祥云冠,颊边垂下两缕银色丝绦,衬得本就线条优美的脸颊更加立体俊朗。一身淡蓝色雪蚕锦,腰间一条白玉腰带,垂下一条同色系的如意结,结上坠着一块玲珑白玉。京城里,除了那个嚣张跋扈,纨绔邪魅的定王府世子,谁还敢用淡蓝色的雪蚕锦,谁还有这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谁还敢有那嚣张狂妄、不可一世的眼神。

甘芙眼波微转,淡淡一笑,“世子是什么意思,民女不懂!”

文斐黑眸微眯,眸中玩味更浓,看这小姑娘的打扮,一身普通的翠色夹袄,梳两个环髻,浓密乌黑的秀发中只坠了两朵普通的粉色簪花,应该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没想到,一个山野小姑娘,还认识他,而且竟然敢直视他的双眸,不错,很有意思。“这段时间,人们传说这仙女湖有仙女出没,本世子看来,不过是有人在这里装设备弄鬼罢了,小姑娘,你说是不是?”

“鬼?”甘芙心中不禁冷笑,装神弄鬼?她本就是鬼,根本不用装!但面上却还是疑惑的询问,“世子说哪里有鬼?”

文斐压低了身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一双深沉漆黑如夜空的眼眸紧紧的锁住面前这个小女孩!的确是个美人坯子,相信,再过几年,肯定是个倾城的大美人,怕是和沈慧也不相上下,只是,他为什么会从这个小姑娘的眼眸深处看到一种如地狱一般的死亡气息呢?到底要什么样的身世和遭遇,才会让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有这样一双死寂的眼眸呢?

“你就是那个鬼!”心中的疑惑让文斐很想靠近面前这个小姑娘,于是又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那一派的天真烂漫让人很容易被她迷惑,但他知道,这不是她的真实性情,这个女子越来越有趣了。

“世子就不要吓民女了!”甘芙垂下了眼眸,不敢再直视这位世子的眼眸,语气中故意装作恐惧的样子。她从面前这位世子的眼眸中感觉到一种被人看穿的探究,都说定王府世子纨绔第一,也许世人都看错了,这位世子才是最聪明的。

文斐再次靠近面前的小姑娘,唇角的笑意更浓,“如此荒野之地,你一个小姑娘,一大早的为什么在这里弹琴呢?”

“我,我……”甘芙故做为难的低着头,吞吞吐吐的不说。

“刚才的琴声是你所弹?”一道温润的声音穿透浓雾而来,随着那声音渐渐逼近,一抹白色身影落在了距离两人不远的一块石头上,赫然是一位俊逸非凡的男子,如一位不染尘埃的仙人误落人间,随时都会随风而去,却在眼底深处透着一丝浓浓的哀愁。看见文斐和甘芙,眼眸微眯,“弹琴的人是你?”

甘芙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惊讶的抬起头,待看见面前男子时,眸中划过一丝嘲讽,但很快又掩去了,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是!”贤王南宫御,哼,徒有虚名的伪君子。

沈家被冤枉满门斩首之时,贤王远在边境与北岄和谈,赶回来至少需要七天,她之所以在失去了清白后撑着一口气,就是为了等贤王回来。贤王一直支持太子,太子因为被沈家牵连发配南疆,皇后也被圈禁。她满心以为,贤王会为沈家昭雪。可后来贤王回来了,不但没有为沈家说话,甚至连太子被逐一事也一声不吭。那一刻,她便知道,她要报仇,只有靠自己了。连南冥的顶梁柱、皇帝的十八弟、正直贤德的贤王都不敢过问此事,她还能指望谁?只是不知道沈敏和沈聪他们如今究竟怎样了。

“没想到贤王也有空来寻找仙女啊?是为了那张千年暖玉床还是十万两金子呢?或者是想将仙女娶回去,好和你一起论道修仙?”文斐看见面前的贤王,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痞痞的挑了挑眉。心中不住的感叹,有趣,真是有趣,连京城里最冷情的“泥菩萨”贤王都来了,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南宫御没有理会文斐的调侃,眼眸紧紧的锁住面前的小姑娘,不可能,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看打扮,应该是山野间最普通的人家,怎么可能弹出她的神韵和意境。可是,刚才的那首《天外飞仙》的确空灵飘渺,除了她,没人再能弹出这首曲子的神韵。南宫御心中更加疑惑,身形一闪,已经来到文斐和甘芙所在的石头上。

“这首曲子是谁教你的?”南宫御不关心什么仙女,也不在乎文斐语气中的调侃,他只想要知道,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怎么会弹这首曲子。

甘芙缓缓抬首,眼眸中盈着泪光,似有千般惆怅和哀伤,缓缓的道:“这是我的一位故人教我的!”甘芙回答完,慢慢的低下头,眸中掠过一丝厉光。所有的事情都循着她的计划在进行着,文斐来了,贤王南宫御也来了,这两个人的身份已经足够请动甘录来认这个被遗弃了十三年的女儿了,只要她能回到甘家,她报仇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一半。

“故人?什么故人?”南宫御有些急切了,按理说,沈慧不可能会和这样一位乡野女子有任何瓜葛的,可除了沈慧,谁还能将这首曲子弹得这样入木三分。

“是沈臣相的女儿沈慧姐姐教我的!”甘芙呜咽着,眸中的泪水顺着脸上晶莹的肌肤缓缓滑落,透着深深的悲伤。但这一次的悲伤不是假的,是她为自己而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