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恨风月向晚

小编已经给大家整理好了《恨风月向晚》的精彩试读,下面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下剧情吧。内容试读:韩曦云呆呆地望着窗外,好长时间:“芍药,那棵老歪脖子的树,还在呢…”她突然开口了。是的,”芍药似也呆住了,望着窗外一瞬间连窗户都忘了,“咱刚来的时候,小姐和奴婢还坐在那老歪脖子上看呢。

恨风月向晚小说

恨风月向晚

更新时间:2021-11-27 17:11
来源:阳光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恨风月向晚》精选

靖元王府內寝,女子搀着醉醺醺的男子,望着他出尘的眉眼,满目欣喜与羞涩,她拿过桌上的清茶:“来,将这醒酒茶喝了。”

男子睨她一眼,目光多了醉意,不似平日里那般清冷,他接过茶盏,仰头一饮而尽。

帷帐徐徐落下,红被翻浪,满室旖旎,不知多久,窗外夏雨依旧,天边逐渐泛起鱼肚白

......

冷,很冷。

韩曦云感觉自己如坠冰窖一般,冷意顺着她的肺腑爬到心口。

可却又很热。

那股热意沿着她的身子传遍七经八脉。

蓦然,她低呼一声,睁开眼睛。

白色帷幔,敞亮大床,雕花床阑,紫檀木香,还有......身边的男子。

“啪——”韩曦云心中一怒,手已先于脑子打了出去,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登徒子!”

顾潇然的脸颊侧到一旁,脸上手印分外明显,他望着身下的女子:“韩曦云,如今你倒是装贞洁烈女了?”

装贞洁烈女?

韩曦云怔了怔:“你这是何意?”

她没有装什么贞洁烈女,她应当是死了的,在靖元王府冷院中,害了痨病死去,却为何......此刻安好无忧的在这里?

这里?

韩曦云飞快环视了一眼眼前场景,熟悉的摆设,这是顾潇然的內寝。

转眸又望向跟前男子,眉目如画,出尘的样貌,矜贵华丽,只是不知为何却少了几丝沉稳,多了几分意气风发。

为何,这般不同?

“韩曦云,你又在耍什么花样?”顾潇然见她举止这般诡异,只当她心底还在想着耍些奸计诡计,“如你所愿,圣上亲自赐婚,你还不满意?”

圣上亲自赐婚?

韩曦云终于有所反应,她坐起身子,昨夜的缘故,她咬牙忍着。

顾潇然望着女人浑圆肩头、牙白肌肤,双眸一深,昨夜虽被下药,他却未曾忘记那场景。

“圣上......赐婚?”她艰涩开口。

可圣上赐婚时,分明是......三年前?

顾潇然眉心紧皱,一时之间竟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

许是没得到男人的回应,韩曦云扭头望他,却一眼望进他的双眸中,毫不掩饰的嫌厌与怀疑,与成亲前如出一辙,至于成亲后,王妃该有的一切,尊重、权势,他都给了她,除了爱而已。

韩曦云越发怔忡,脑海混乱一片,神情尽是茫然。

“怎的?又要装无辜?昨夜给本王下药时,你可是热烈的紧!”一想到昨晚,顾潇然的声音便越发阴冷,他没想到,她竟无耻大胆到这般地步!

下药?韩曦云终于望向他,几乎无意识问道:“哪一次?”声音嘶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