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强推
热销榜
女频
|
男频
精品完结
更多
沈青辞容曦抖音小说
沈青辞容曦抖音
沈青辞容曦是小说《沈青辞容曦抖音》的主角,这里提供沈青辞容曦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在线阅读。沈青辞容曦抖音小说节选:公司不问对错直接惩罚我吗?沈青辞的声音有点冷。这不是正好吗?你的你的脚还没有痊愈所以需要休息,所以不要再问公司的事了。说完了就挂了电话。沈青辞握手机,薄唇紧绷。
阅读>
扯证吧,男朋友小说
扯证吧,男朋友
《扯证吧男朋友》by秦泡泡,小说主角是章南欣乔暮北,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王经理在乔暮北面前九十度弯腰,万分的致歉,“乔先生,很抱歉给您带来困扰。我们刚刚接到穆总的电话,穆总吩咐过我们了,我一定尽力让您满意。”按照王经理接到的旨意,如果今天事前处理的让乔暮北不满意的,他们所有人卷铺盖走人,那还是轻的。
阅读>
女主是家庭主妇小说
女主是家庭主妇
藏书文学为大家提供小说《女主是家庭主妇》,苏颜和厉崇言的故事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小说主要内容是:挂掉电話,厉崇言仿佛想和我说什么,对上我的视野后停下来了。“你去吧。”我积极说。并不是欲擒故纵,是真心实意地期待他离去。现在我彻底不愿他就在我身边,我害怕我控制不住,杀了他。
阅读>
幸与你相识未晚小说
幸与你相识未晚
小编已经给大家整理好了《幸与你相识未晚》的精彩试读,下面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下剧情吧。内容试读:夏薇大半天,点了点了点头:“我……要想。”说完,她便松没了顾英爵的手。缓缓的闭到双眼。顾英爵一怔,双眸排出来一些本身都没发现的温婉笑靥。他一把将女性抱在怀中,昂首阔步就朝着卧室离开进去。
阅读>
宫少盛宠小说
宫少盛宠
小说《宫少盛宠》,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藏书文学为大家带来宫少盛宠小说完本免费阅读,小说节选:她眼球一转,怀着宁暖的大腿根部道:“妈妈,我跑不动了,你身背我走以往怎么样?”记忆力从五年前的旧事中慢慢抽身,宁暖看见这对商品子女,笑着摸了宁洛的头:“妈妈沒有伤心,待会儿穆大伯就需要回家了,我们一起去飞机场接他怎么样?”
阅读>
嫁给眼盲老公的日常小说
嫁给眼盲老公的日常
陆夏夏历御桀是小说《嫁给眼盲老公的日常》的主角,这里提供陆夏夏历御桀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在线阅读。嫁给眼盲老公的日常小说节选:下一秒,陆夏夏注意到他的左脸颊多了一道细微刮痕,已经往渗漏血,她吓了一跳,想着他难道说也有自虐的爱好?直至她认清被他攒在手上的剃须刀,一个想法忽地从她心里闪出:“你......是在为自己刮腋毛吗?”
阅读>
月票榜
精品推荐
更多
你是解药也是毒小说
你是解药也是毒
《你是解药也是毒》by嘉莉,小说主角是殷楚祁墨戎,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就在三年前,祁墨戎看着自己的眼睛又有了温度,可是薄唇如刀,吐露着最残忍的言语,字字像是把殷楚的心活剥了。她难以置信地退了回去,被祁墨戎拉住了,瘦弱的身体蹒跚而入。
阅读>
浮色小说
浮色
白意涵米尘小说书名是《浮色》,小说讲述白意涵米尘免费阅读之间的故事,浮色小说精彩段落节选:白意涵扬着眉梢:“难道是米尘抱着廖冰的大腿?”好了,那丫头要是能抱大腿这招,就不会混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只希望她有一丝危机意识,等着白意涵当个专挑化妆师的人那么多,她可要当心随时随地的地位不保!」
阅读>
报告妈咪,爹地已绑好小说
报告妈咪,爹地已绑好
女主是程小月男主是宫景寒的小说叫做《报告妈咪,爹地已绑好》,藏书文学为您提供程小月宫景寒小说在线阅读:程小月清了清嗓子,清秀的小脸蛋红扑扑的,言语间毫不客气的回怼。只觉得怒火无法抑制的宫景寒一拥而上。高个子挡住了她的去路,程小月下意识地向后退,直到后背感觉到一阵寒意。
阅读>
千年之恋终成灰小说
千年之恋终成灰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千年之恋终成灰》由藏书文学为大家带来,主要人物有姜娰顾祈州,这本热门小说内容十分精彩。姜老头儿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顾祈州,那人正将玉芙拥在怀中,温柔地安慰着,丝毫没有看自己一眼。她突然感到全身疼痛难忍,血管里爬满了无数的虫咬撞击,一波比一波汹涌。您不信我吗?”姜老头儿直视着祈州,有些喘不过气来。
阅读>
陆少夫人是大佬小说
陆少夫人是大佬
这里推荐阅读《陆少夫人是大佬》,提供简央陆少泽免费章节阅读,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简央心里了解。低着头,渐渐地浮上来一丝笑容,追随这名善者不来的陆少摆脱了群体的视野范畴。两个人行到一偏远角落里,简央:“顾先生找我聊,是有什么事吗?”陆少泽眼睑冷漠地翻卷,抬眸看她,好像饶有兴致:“想跟简小姐聊一聊。”
阅读>
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小说
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
主人公叫洛薇傅沉渊的小说名字叫做《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为您提供热门小说错嫁缠婚首富老公乖乖宠我全文在线阅读:“可二爷,就没别的办法了吗?”杨管家想起刚才洛薇说对他们二爷一见钟情,又觉得离了可惜,毕竟这么多年二爷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这好不容易娶了个夫人。“我不能娶她,我答应了另一个女人。”傅沉渊想起那个恩人的女儿,“我必须对她负责。”
阅读>
最近更新
更多